寫故事

坐到電腦前,手放在鍵盤上,
想寫點東西,於是開始寫故事。
浮起一個念頭,
是一個角色,他的成長和改變。
他暫時沒有衣裝,沒有丁點的性格,
但是他的改變令我著迷。
我要為他加添一點東西,
是一個世界,一個場景,一個角色,一堆朋友,
以及最難想的,一個結局。

對他來說,這是一個實驗,
他的成長,放在一個場景中,會否像火被水淋熄?
他的成長,在這個世界有什麼意義?
他的成長,會令他自己停頓,或改變一個微小的世界?

對我來說,這也是一個實驗。
我為什麼要寫出這樣一個故事?

雖然起初不一定會問這個問題,
但故事的意義,是否值得我下筆,
加上花費心力去想更多的東西呢?

當我寫下一個人成長的故事,
這樣的成長是我渴望的成長嗎?
是的話,似乎我更需要想清楚一點。
他的成長,他的轉變,
他本來是怎樣?他在故事的結局最後是怎樣?
他的成長,是質的改變?
或只是本來的質素變得更突出明顯一點?

我又想,
這樣的成長是否我渴望的成長,
可以有兩個意思。
一是我想角色如何成長,他會變成怎樣。
另一個意思,
是他的成長是否跟我自己期望是否相同。
換句話說,關乎我對自己的期望。

他的成長,若果跟我不同,
我對這個情況特別著迷一點,
雖然我不多刻意構思這種故事。
甚或,他的成長,跟我期望自己的成長不同,
更令我著迷。

我不是說,我要把他寫成一個反派人物,
將我所恨惡的性格,一種墜落的成長置於他身上。
他變得越來越壞,甚至勾劃他如何墜落,
如何在抉擇中選擇惡、放棄他原來的人生目標。
抱歉,這種東西雖然不容易寫,
但令我著迷的,反而不是我期望的成長,
亦不是這種負面、墜落的成長。

我著迷的,類近「故事角色選擇了做一個醫生」,
但我本人,在真實的世界,
對做醫生沒甚麼所謂,
亦沒有想過曾經想過做一個醫生。
當然,你都可以說,我從來沒有機會,
給我選擇是否做一個醫生。

但微妙、又令我著迷的,
就是這種「跟我不相關」的成長。
每次要處理這種情況,
若果有身邊的朋友有相似的情況,
那倒容易一點。
我只是想像朋友該如何成長,
是否我想要的成長就可以。

但另一種,更為有趣的情況,
是身邊沒有這種朋友的狀態。
身邊沒有朋友想過做醫生,
但當寫到故事的角色想做醫生,
沒有相似的經驗可以參考,定義這種成長,
反而逼使我重新思考,
究竟這個角色的成長、改變,
對我究竟意味著甚麼。

我憑空創造一個不存在於我的世界的角色。
吊詭的,你不會視這個角色不存在,
但他又不會有形有體的存在於世界上。
他彷彿以一種與你不同的身份,
存在於故事、存在於世界上。

他擁有你的一部份,
或許是想像中的東西,
又或許是某種不容易在現實觀察的東西。
角色的這些特質在故事裏發酵。

或許我每次思考,
是我想像的東西慢慢變化,
究竟會否成為未來的我的一部份,
或許,亦會成為我。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9pw4TKvT3po/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筆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