忿怒梅菲的回信

小梅菲:

看到你在我的日記留字,
特意寫一封信回覆你。

感恩我的眼睛復原了,
才能看到你留下的字。
坦白說,雖然你留的字不盡人意,
甚至可以說幾傷我的心。
但感謝你的字,文字中留下我的感受,
你亦坦誠留下你的心聲。

看你的字,
我再看看自己平常的思緒:
是別人的問題、是神的問題、是自己的問題。
是不快?是憤怒?是期望落空時,腦中的衝突?
我想起,就是這些時候,腦子裏總有這些矛盾衝突。

我不懂,
為何憤怒的思緒會浮現問題,浮現質疑。
憤怒時,問問題,可以問很多,比平常多得很。
若果平常有人問我這麼多問題,
我大概會答頭一兩個問題,
但對後來的諸多問題不屑一顧。

憤怒的時候,會浮現問題。
當時有一種感覺,感覺這些問題不止息,
甚至憤怒無法平息。

有什麼能平息我的怒火呢?
是回應問題的答案?
把問題卸給別人?
是安慰?

我讀不透這些問題。

只是,像是無法控制自己,
縱使我能聽見、能說話,
我必須把說話的權利搶到手。
那一刻,總是有那種的必要感,
要吐出心中的問題,
把那秒的時間搶到手,
用我的說話去填補。

是情緒,是一種我渴求的性格?
就是這種自然而然的情緒,
我一直視作人性的一部份,
彷彿伴隨我的血液,
只是我無法解釋,
是我控制它,或我無法控制它此時此刻湧上來。

因為這種自然而然的反應,
我無法躲避,只能學會欣賞它。
或許這就是你留字責備我的原因吧。

想到這些,
花了點時間冷靜再想,
我似乎能夠選擇,
至少在此刻我能夠選擇,
只用忿怒面對你的字,或找另一條出路。

坦誠說,
我無法脫離忿怒的彊界。
似乎忿怒一如既往,
被一個個問題和質疑挑起。
即使我坦誠分享忿怒會引起某些愚蠢的想法,
我的身體卻認為忿怒必須抒發出來。
忿怒鬱在心裏,會傷害自己,引起更大的忿怒。

忿怒在我眼前,在我耳邊,
它又再挑起問題,並只給我兩個選擇:
把忿怒發出來,和把忿怒鬱在心。
這是我的選擇,或再如血液隨著血氣湧上來?
我必須只在這兩個選項中選擇?

抱歉,我仍舊選擇,
要把忿怒發出來。
但容讓我選擇如何把忿怒發出來。

我想,
讓忿怒不只成為我的血液,
更帶動我的想法跟你溝通,
把我腦中這些矛盾、我的性格、
我的期望、要求、我所不能妥協的事告訴你。
好叫我們明白,
我們中間從來不乏這些東西,
但我們依舊能夠承擔彼此。

我明白,
當我擁有忿怒的血液,
我向你吐出忿怒的氣息時,
你同樣可以有這樣的選擇——
有你的矛盾、你的性格、
你的期望、要求、你所不能妥協的事。

當我們的忿怒並立,
我不能妥協的事,跟你不能妥協的事相對,
但願我們不只有兩個選項。
不只是把忿怒爆發,或把忿怒鬱在心。

我們有不同的堅持,
但我們有共同的忿怒。
願日落我們一起吐出忿怒的氣息後,
我們能慢慢描繪我們心中的星空。
不只是忿怒的那一小塊。

或許我們懷抱忿怒後,
我們有第三條的路,
帶我們看到彼此的星空。

誠望你的回信。

梅菲上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zZfQg3TNMm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筆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