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巴路

荒野的牧場旁,有一間教堂。
裏頭,有一個年資不太長的神父,
一當上神父,就被差來這間沒什麼人的教堂。
荒野中,不多人會每星期到教堂聚會。
神父往往主日都是一個人跪下祈禱,
反而平日就見多幾個人。
牧場的工人、過路的旅客會到教堂懺悔。

一樣的日常,
牧場的工人平日下午偷懶,
但心裏有點罪疚感,
就來找神父懺悔。

「神父,我有罪了。」
牧場的小伙子慣常跟神父打聲招呼。

「嗯,是的,你有罪了。」
神父這個時間見到牧場的小伙子,就知道他有罪了。

「神父,我可以怎樣做呢?」
小伙子繼續用上這些慣常的套路對白。

但今天,神父心情不錯,
決定不用這些慣常套路,
用點心思給人懺悔,
提供這個專為減少人罪疚感的服務。

「小伙子,我們都有罪了。
今次先容我在你面前認罪。」

小伙子頓時呆了幾秒,
怎麼今次神父不跟套路走呢?

「神父,你每天在教堂祈禱。
我們外面的人眼中,你比我們都聖潔。
你有什麼罪呢?」

神父輕嘆了一句,然後說下去:
「每次你這個時候來找我,你未開口,
我就知道你又再犯罪了。
我讓你懺悔,赦去你的罪疚感,
但似乎你的罪疚感跑到我身上。
我每次讓你懺悔,倒沒法停止這樣的罪惡。
小伙子啊,我實在不願意再跟你一起犯罪了。」

面對神父的指責,
小伙子心生出一點惱怒。
但神父倒沒有說錯。
小伙子每次偷懶曠工,
第一時間就會來找神父,
祈禱過後,內疚感少一點,
往後一天倒活得快活一點。

神父面前,
小伙子又總不能發難,不認自己的罪。
否則他來教堂有什麼意思呢?
想到這些,就只好把惱怒的話吞回去了。

「神父,我們可以如何做呢?」

「小伙子啊,讓我們停止好嗎?
你需要的不是我的赦免。
若然聖經,和你的內疚心都不能讓你的罪停止,
我又能做什麼呢?
指出你的罪?
為你祈禱,赦免你今次的罪,
但下次又再赦免相同的罪?」

「神父,上帝不是說,
我們願意認罪的時候,
祂就會赦免我們嗎?」

「小伙子啊,
你只想求上帝的赦免和寛恕,
單單想進到天堂?
誰指示你逃避將來的忿怒呢?」

「神父,那我可以怎樣做?」
小伙子幾乎要把怒氣發出來,
只是神父的地位很高,小伙子不可以罵他。

「小伙子,冷靜一點聽我說。
我想我不能幫到你,
但至少我能告訴你為什麼會來找我。」

「神父,請說。」

「是內疚心。
你明明知道,找我的話,
你要在我面前認罪,
但你卻不得不這樣做。

坦白說,
見你那麼多次,
為你禱告了那麼多,
我寧願你的罪疚感重一點,
把你自己嚇怕了,不再犯罪,
這倒比你來見我還好。

走吧,今次我不會讓你懺悔,
你回去吧。」

小伙子見神父心意堅定,
只好離開教堂。
但在走出教堂的一刻,
不服氣,一陣怒氣衝上腦子,
但只好發洩在急忙的腳步上,
把腳板都踏痛了。

走在路上,
小伙子遇到一個旅人,
一個正在找路的旅人。

「朋友,
聽說這個小村落有一間教堂,
你是從那邊來的嗎?」

「我的朋友,是的,在那邊,
裏頭住了一個不會赦罪的神父。」
小伙子指了一下方向,
就匆匆的,似乎往牧場的方向走去。
怒氣沖沖,
心裏預備承受偷走出來的後果,
腳步一步一步踏出,怒氣被削去了大半。
留下的,只是內疚。

旅人不明白,
他聽不明白。
神父不會赦罪的話,
會是怎樣呢?
但他此刻只想找一個神父。

打開教堂的門,
旅人就遇上神父。

「神父,請你救一救我。
我有罪,我的罪讓我到不了耶路撒冷。」
旅人一下子就跪在神父面前了。

神父蹲下身子,
把手放在旅人的右肩。
「別急,慢慢說來聽聽。」

「神父,我是一個朝聖者,
本來預算花上一年時間,
就能去耶路撒冷還願。

但想不到,路途上,
我到了一個牧場,牧場的羊快死了,
我想幫助牧場的主人,救活他的羊。
我花上三天時間,照顧了這頭羊。
只是這頭羊的病情反反覆覆。
三天又三天,半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

有一晚,
這頭羊走近了牧場邊緣的一條水溝,
趁著沒有人在旁邊,
喝了水溝的髒水,
就這樣死了。

神父,請赦免我,
我沒有看好這頭羊,
也耽誤了朝聖,遲了還願。
在神面前我還是個誠實的人嗎?」

「朋友,
我願意你在神面前禱告,
神就接納你的懇求。
你的罪可以赦了。」

「神父,我的生命裏有罪。
那隻羊不會復活,我還可以怎樣呢?
及時悔改?我想我已經錯過了悔改的機會。」

「朋友,
你是一個朝聖者,一個誠實的朝聖者。
你若走在朝聖的路上,願你憐憫別人的心,
被神悅納。」

「神父,只是我裏頭有罪。我還可以朝聖嗎?」

「朋友,我現在見到的,是你的心,你的眼。
你的心認了罪,有憐憫,你的眼又想朝聖。
要走的路遠,你找到方向嗎?」

「神父,
我裏頭的愛微小,或許我能憐憫別人,
但我的罪卻無法改變,
我只能認罪,但我無法悔改。
神會赦免我嗎?
甚或我每天只是不停去清潔自己,
卻終究都是髒的。」

「朋友,若你終究都是髒的,
你就不繼續走下去嗎?」

「神父,求你指示我一條平坦的路。」

「往北走,那裏有一條路到你想去的地方。」

「神父,
那是一條很有名,就是難走的泥巴路。
為何你要我走這條路呢?」

「我只是把路指示你,
你若覺得泥巴路難走,
我送你一條枴杖,加上一對替換的白鞋子,
那就可以嗎?」

「若然我踏在泥巴路,
拔不出腳,停在無人的路等死,
我不就選擇了一條死路了嗎?」

「孩子,我就是從那條路,
靠著這條枴杖和白鞋子走過來的。
枴杖既能支撐著你,
鞋子髒了我還可以洗得潔白,
泥巴路還有什麼意思?
不就是通往終點的一條路嗎?」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IApZG_Ao33g/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筆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