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想和現實 )

( 理想和現實 )

構建一個故事,有時會想想「理想和現實」這個課題。

理想和現實可以簡單用對立去理解。我們現在身處的環境就是現實,我們經歷的一切都很真實,我們在意我們經驗的一切。我們接收到的訊息,是視覺,是聽覺,是嗅覺,是味覺,是觸覺,我們在意它們。它們就是我們獨個兒能夠收到的東西。因為是我們親身感到的刺激,感覺來得的真實。這些會激動會安靜的時間,使我們感到活着。就是活在當下,活在現實的感覺。我們認為現實就是那麼起伏不定,滿有刺激。

每天我們經歷不同的事,我們親愛這種感覺。(當然麻煩的事除外)一般我們活着,能夠經歷不同的事,有些事不重複,會叫我們覺得每天不一樣,是樂趣,是新事,是喜悅,和希望。活在這種不能預測何時有好事發生的生活,叫我們興奮。我們能夠期待着,能夠和這些禮物玩着捉迷藏的遊戲。滿懷希望過活,就叫我們有每天遊戲的樂趣和感覺。

當然,現實的另一個反義,就是麻煩。(容許我不用「殘皓」這個詞,雖然我第一次時間都想到這個詞)我們有時不自覺麻煩,但我們深深經歷麻煩,而又依賴麻煩去活。筆者身邊有些人很厭倦麻煩,但經常又口中不放棄麻煩的事,把上班麻煩的事帶到下班的口上。筆者有時不太明白為何要這樣做。生活在自感麻煩的事,把感受能抒發出來,散發出來舒服了,就可以。每次見面都這樣做,究竟這樣抒發感覺,是叫你不停回想,傷害自己,或是單純抒發出來就會好了?筆者聽着宣告麻煩的說話,卻又會不自覺去思想一些麻煩的問題。我們靠着麻煩,不斷去經歷生活。我們的生活不斷捲入不同的麻煩當中。

直接一點用工作作例去理解麻煩,會容易和身邊的人談得上來。工作要去解釋的事,多半就是麻煩事。無論是別人創造出來的麻煩事,或是不可預料的意外,創造了一個一個要處理的困難,就是麻煩。麻煩會苛索我們的精神、時間,把我們期待的心情拖走,帶到密室裹關起來。說上來,好像沒人喜愛麻煩。我們一般都沒有見過喜愛麻煩,只有習慣創造麻煩的人。

在故事裹面,處理「理想和現實」,是一個艱難的課題。換句說話,我們創造一個場景,一個世界時,總要處理期待和厭倦麻煩的心情。理想是好,但是不真實,合不上讀者的期待;過度現實的故事,就是將麻煩放在讀者面前,叫她吞完再吐出來,結果只有厭倦的味兒。

晚上跟一個朋友去談,說起來,其實是聽他分享他的「理想和現實」。他的理想和現實是矛盾的。簡單點說,因為現實不理想,而理想又不現實。在他的腦子裹,就是兩件事情。既然生於麻煩的現實,而又無法接近理想一步,這個張力就不斷將他推向現實,經歷強烈的麻煩感覺。他想活得快樂,做一些自己興趣,又能幫助別人的工作,不計較收入多少,想得美好時,甚至說月入六千,活得開心就可以。(這個形容沒有甚麼貶義,只是月入六千,其實他分享的時候,都不覺得這個數是多,是他分享時的感覺)這個是理想。但現實是,他有金錢的考慮,需要顧及家人的想法,他糾纏在選擇理想和現實的抉擇當中。

這個故事很難說下去,是我這幾年親身的感受。我要把這個想法說得清楚一點,因為不容易處理。現實和理想當中的距離很遠,若果沒有做甚麼,或者有甚麼改變,其實根本沒有故事。我的朋友分享他的理想和現實,我估計我聽了這些想法都至少有三年。到今晚我再問,明日他會做甚麼。一秒後他回答:「我要再想想。」就是這個回答,叫我們每次都能延續我們的對話。我們每次都談理想,都談現實,徘徊在麻煩和樂趣中間。但就是沒故事,沒劇情,沒改變。他到明日都只是再想想,再吃一樣的飯,後日又再吃一樣的飯。

說得到一個故事嗎?我們被這個劇情吸引到嗎?重重覆覆,就是它有一種魔力,它不會有結局,它連基本的劇情都說不上。容你是說故事能手,把一件事情不斷重覆跟同一個觀眾連續重覆說多次,大家聽到心神都失去專注力了。

故事要現實,但同時需要一點改變,把現實拉近和理想拉近一點,這個過程有時比開始和結局都好看。我們能夠移情同理到這個過程,被故事跟我們自己的相連性吸引着,看着故事時,同時都窺探着我們自己。

#為日常思緒留下筆記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w36eHz-pDo4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