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的敵人跟你一樣

你想像到什麼呢?
當你的敵人跟你一樣,
那麼,他還算是你的敵人嗎?

要說到「是」的理由,
容許我說:「他是我的敵人。」
他總是我的敵人。
但這個理由薄弱到,
我必須再次思索,為何他是我的敵人。

我回想到,
他是我的敵人,是因為他曾經攻擊我。
但同時,我亦一直攻擊他。
我們一直互相攻擊,所以我們互為敵人。

但我必須思索,
當我們互相攻擊時,
若果我停止反抗,我的「敵人」身份會否消失?
你總沒法攻擊一個沒有攻擊你的人吧?
似乎我強逼我的「敵人」去思索這一個問題。

但是,此時,我都必須思索另一個問題。
若然他不是我的敵人,
他一直不留手去攻擊我,他是什麼的身份呢?
當你叫一個軍人上場殺敵,
但敵人已經死光,
你還給他自由,餘生都可進入練靶場。
但同時間,你告訴他餘生再沒有戰爭。
他要射的靶,究竟意味什麼?

凡是練習,必然有一個最終實習的目的。
要練靶,或是為了打仗殺敵,或是要打更難的靶,
甚或他單純為了趣味去打。
你無法否定他射靶的動機是哪一個。
可以與你無關,或與你有關。
但是,當他曾有一擊為了抗敵,
後面的連擊,他放得下仇敵的恨嗎?

我心願,我在他面前,
連走向他的腳步都緩緩不急。
眼神不帶一點敵意,不帶一點可憎的理由步向他。
為的是,我要除掉我們成為敵人的理由。
不帶敵意,才能把我們帶離戰場。

對於沒有戰鬥,
我希望他不要懦弱,不要想像自己是一個逃兵,
因為他沒有退縮,只是戰爭止住了;
但我希望他不要開槍,因為我手無寸鐵。
若然他開槍,戰場上就只會剩下他一個人。
即使他仍有戰友,但他只有握槍的戰友,
把他留在戰場。

我情願的,只是安慰的告訴他,
我們已經不在戰場了。
我曾經是你的敵人,
但今日我們一樣,肉體都不在戰場了。
有炭火一直留在頭上,
為要燒掉我們為敵的想法。
戰後。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VGOWnAEIs-M/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