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久違的問候

戰爭到來之時,
這個世界只有戰場,和不是戰場的地方。
人只有在戰場上的人,那些軍人;
以及不在戰場上的人,那些在家的老弱婦孺。
但有另外一種人,是那些穿梭戰場和家的人。

年幼的小掃羅家中,只有他的婆婆。
哥哥們都已經被帶到戰場去。
他很難忘哥哥離開家的一日,
他抱著哥哥的大腿,說了句「再見、小心」,
就聽著哥哥興高彩烈,唱著歌踏上軍車離開。

戰場說遠不遠,
就只是一個多小時的車程。
有時小掃羅想,趁著平日的空閒,
不如去探望一下哥哥。
但婆婆再三叮嚀,不許小掃羅去探哥哥,
更不容許他提戰場的任何事情。

有時晚飯,
小掃羅一提哥哥,或是戰場,
或是遠處傳來的槍聲、炮聲,
婆婆就會即時默不作聲。
小掃羅從來不會猜到婆婆的心思。
究竟是她不想提起哥哥出走戰場的傷心事,
或是她不喜歡戰爭,
或是她根本聽不到這些聲音,
小掃羅都不會知。

唯獨全年只有一日,是感恩節的那一日,
婆婆會提及哥哥的名字,
總是在那一日囑咐小掃羅,
帶著一罐蜜糖、一點火雞肉、一套新的衣服,
送到在戰場上的哥哥,
給哥哥一起禱告。

戰爭過了幾年,唯獨今年戰況很激烈。
但小掃羅今年仍然想去。
因為他每年只有這一次機會見到哥哥。
他很怕,怕不去的話會忘掉哥哥的臉容。
停戰的話、哥哥回來的話,沒有小掃羅,
又會有誰會迎接他呢?

小掃羅帶著每年都是一樣的禮物,
行著一樣的路,去到軍營,
喊著一樣的名字。
還好,今年依舊見到一樣的哥哥。
只是今年的哥哥又成熟了一點,
臉上殘留著戰場上的一點點沙塵,
膚色也黑了很多。

跟哥哥相聚的時間不多,
給了哥哥禮物,寒喧了兩句,
小掃羅要替婆婆給哥哥禱告。
禱告前,哥哥說過戰場上的辛酸,
那些偶而晚上突然醒來警戒的生活。
還有那些敵人拿著槍,在遠處衝過來的那股壓力感覺。
但說到哥哥要拿起槍,按下板機,
要決定按與不按之際,哥哥很快就止住了話題。

小掃羅的禱告,每年都幾乎一樣,
「求耶穌祢聽我的禱告,把哥哥帶回家。
家裏有很多蜜糖、火雞肉等著哥哥,
我們可以和婆婆一起,大家吃飯,開懷大笑。
感謝天父,阿們。」

哥哥每次跟小掃羅禱告完,
都會摸摸小掃羅的頭,叮囑他要照顧婆婆。
之後沒甚麼說話,
就把小掃羅帶離軍營,然後自己獨個走回軍營。

小掃羅總覺得,
婆婆默不作聲,跟哥哥沒甚麼說話,總是很相似。
他知道婆婆沒有到過軍營,
哥哥亦很久沒有回家。
但身處戰場和家,
似乎只是聽到的炮聲聲響有點不同。
炮聲將婆婆和哥哥的聲音分開。
唯獨小掃羅的聲音,隨著腳步的前奏,
由家到戰場,由戰場到家,
在每段炮聲中間的寂靜中,
傳遞總是久違的問候。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xOUs1VJnIP0/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筆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