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恐懼的經歷 - A Quiet Place


驚悚片一直都不是我那杯茶,但好奇靜默的感覺,去看了一看《無聲絕境》(A Quiet Place)。

身為一個看驚悚片的初哥,當然好像兒時在家中看明珠大電影那般,身邊有一塊布。兒時會是一張被,但大了之後的今日,身邊有一件薄毛衣,都是不足為奇的吧。總覺得戲院很黑,雖然很多人,但我用毛衣遮臉,應該沒什麼人見到吧。

看這齣戲有點特別,因為電影本身賣點就是靜,電影起頭一半時間,都是沒什麼聲音的。聽到的聲音,大多是看戲的人的聲音。坐在椅子輕微活動時,衣服摩擦椅子的聲音;平常聽不到的輕聲;吃爆谷的聲音;有趣一點,就是當電影慢慢鋪張恐懼的感覺,大家都等待怪獸出來的那刻,螢幕下有個觀眾快步走回坐位的腳步聲,做成了一種反差的有趣感。

驚悚片初哥,最有感覺的,是背景弦樂出現時,那些重覆的拉弦聲,就提醒我要拿起我的薄毛衣,輕微遮住臉,有點不敢看。但說白了,就是薄毛衣遮住後,看住螢幕,濛濛瀧瀧不太看得清,把恐懼的感覺減少一點,那刻有點癮要看下去的感覺。一直不知那隻怪獸的模樣,就這樣在頭半齣戲,帶給我恐懼感和癮叫我看下去。雖然不太看得清楚,減少一點了恐懼感,但伴隨着,是半恐懼半被吸引的感覺。

跟友人所說的刺激感有點不同。她看驚悚片為了尋求一點平常生活的刺激感,我反而不太感受這種刺激感。恐懼究竟是刺激,或是單純的恐懼感呢?雖然明知道不會受傷,電影螢幕的東西不會傷我,我究竟怕什麼?在薄毛衣遮住臉的幾秒間隙中,我想,應該是那些弦樂。它給了一個信息我,怪獸或是一些可怕的事即將出來。我怕的,只是那些弦樂每次都拖了很久,它有着一點張力,要拉動我的思緒,加給我一點緊張感。我怕的,是不知何時弦樂突然轉換,加上一個怪誕的畫面,帶給我瞬間的震憾感。或許這就是友人所說的刺激感。

但到了電影的後半部,我其實已經不太怕那隻怪獸。前半的恐懼,多數只是出現在幾段瞬間的片刻。當怪獸的畫面不是斷斷續續的出現,而是一段連續的畫面、一個片段,它變得不怎可怕。有段時間,我甚至欣賞怪獸面部的細節,看看那些嘴的開合分叉,牠叫了幾聲,但卻不怎可怕。或是弦樂到電影後半,出現得比較少一點,我怕那些時刻提醒我未知恐懼的弦樂,多於那明顯站在我面前的怪獸。那麼我一直在怕什麼呢?好像是弦樂拉扯未知將來,預言可怕時刻的痕癢感。到後來,當恐懼揭開,真正看到可怕的怪獸形象,反而不怕。

我和弦樂在電影裏頭,一直用恐懼這種情緒作為媒介溝通着。它說未知的恐懼即將來,拉扯我進一段將完的時間中;我用薄毛衣把恐懼遮得濛瀧,糢糊了恐懼的到來,說着不太恐懼。恐懼的時刻過了。薄毛衣就對我說:「原來恐懼的時刻已經過了。」看到恐懼的事物的全貌,認識一下,欣賞一下,脫去震憾的感覺,原來片刻恐懼組成的一節長片段,都是那麼平白,眼睛可以碰一下,眨一下,它又還在這裏。

電影的恐懼。

#思緒筆記 #Stepasidehk
=====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zt8PJ6LT9Uw/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延伸閲讀:
恐懼、妄撞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