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說 / 發洩情緒

向別人坦露情緒,似乎是人和人之間能夠變得親密的其中一個條件。整個過程,我們期望別人能明白、被我們的情感感染,甚至認同我們。能接收我們情感的人,若沒有表現一絲的反感,大概都會是我們的朋友了。

筆者近日遇到兩個情況,放在一起看,總覺得有點意思:

第一個情況。

話說筆者參加了一個關於精神病的活動,聽一個陌生的精神病患者說自己的故事。整個活動關於精神健康,和如何面對精神病。(筆者有朋友有精神病患,筆者一向希望認識多點,學習如何和朋友溝通。另外都十分欣賞這類活動幫助人和人彼此認識,免掉一些溝通上的誤解。)

聽一個焦慮症和驚懼症患者說自己的故事,自不免會聽到一些內心的感覺和情緒。說故事的訴說自己的故事,說到自己驚懼症發作,活在那種沉重的感覺,想逃避這種感覺,但當刻逃避不了。正在聽一個陌生人訴說這些感覺、這些情緒,沉重感同時臨到我身上。雖然不可能親歷其境,感受相同的情緒,但那種彷如從別人身上來的感覺,在聆聽當中在我身上發作。當刻我不敢有太多表情露在面上,只怕我流出一滴眼淚,反而令說的人感覺傷感和回憶以前切身的痛。整個過程中,情緒被感染,雖然有點難受,但專注去聽,嘗試明白一個陌生人親身的經歷,和她的感覺,似乎她變得沒那麼陌生了。

第二個情況。

回到家,只是whatsapp見到一些事情,回覆詢問一下某些細節。最後換來的是,別人用 "我覺得(你) 呢個諗法不太正確"。但說的人未完整說完,聽的人未完整聽完。作為事情中的一員,我面對這些說話,很難再說下去。補充一點,我的感覺是難受的,因為感受到朋友的情緒,那些壓力和憤怒。更甚的,是認識了很多年的朋友,雖然認識得久,但感覺她藉說話發洩怒氣在我身上。

雖然難受,但整個過程不怎麼傷我。因為她是我的朋友,明白有點溝通,即使只是詢問細節,想了解多點,增加彼此了解,但別人會理解為質問,說話的字面意義都漸漸失去了,更惶論明白彼此更多。說話之前,已經有承受別人情感 (怒氣) 的心理準備,所以感覺不怎麼傷我,不太影響我的心情。只是感覺有點傷到大家的關係。

筆者將這兩個情況放在一起談,不是討厭發洩情緒的做法。換個字眼,她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訴說自己的情感。我們不乏強烈的情感,但這些情感都是可以訴說和被體諒的。固然有點情緒容易傷人,但有着好的朋友,能承受、分擔你的情感,死不離開,這份關係不就是朋友的關係麼?當我們欣賞人和人之間能夠彼此訴說情感,都不要忘記我們都是好的情感接收者,聆聽着彼此,才能讓這份關係一直存在,慢慢變得親密。

#為日常思緒留下筆記 #Stepasidehk
=====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H0lTOg1t_0o/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