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法和加百列

遠古之時,有兩個國家。
她們沒有佔據整個大陸,
只按她們人民居住的位置劃分了境界。
圍著湖泊居住的國家叫做路西法。
圍著森林居住的國家叫做加百列。

兩個國家一直比鄰而立,
她們的國家即使是搬居或遷徙,
她們是人民總是相離不遠,
在彼此有需要的時候,
交換大家需要的東西,互相幫忙。
路西法內的湖泊有森林裏沒有的魚獲,
而加百列的森林有湖泊裏沒有的野味。
兩個國家的人民一直和睦共處。
只是,戰爭要開始時,
一切都將改變。

路西法的國王與加百列的女皇每年有一次相聚。
他們會叫隨從們,在湖泊和森林中間找一塊安靜的地方,
用兩個國家的特產,一些牛扒和魚柳,
讓兩個國家內最好的廚師,預備最好的膳食。
他們每次相聚的內容都保密。
除了他們兩個以外,隨從們一概都不知。
他們只知道,即使有一頭野豬闖進這片空地,
他們都須忙於奔命的,
把這頭野豬驅離寧靜,杜絕一絲的雜聲。
國王和女皇的相聚中,只有他們的秘密。

今年的相聚,比起以往有點不同。
過往,隨從們選擇的地方,還是一小片空地。
他們還能從遠處,隔著樹叢看到國王和女皇的身影。
但今年,國王親自找了一個地方。
隨從們把佳餚給了國王後,
只看到國王緩緩走到陰影之中,
隨從們的眼睛裏,曈孔彷彿被這片陰影吞沒了。
隔了一日一夜,
除了天空中的太陽和月亮換了位置,
隨從們不敢走離位置一步。
他們眼前的陰影沒有消失,
彷彿天空下的東西,都一直沒變。

眼前的東西沒有改變,
但一聲的呼聲摧毀了這份寧靜,
改變了這一切。

「加百列女皇殺死了路西法國王!」

就是這樣,一點的聲響,取代了陰影,
進入了隨從們的心。
一點的叫聲,由耳語和進入耳朵的耳語,
再化成聲帶的震盪,將耳語放大,
變成一遍又一遍的叫聲。
「國王駕崩了!」

消息傳回路西法的境內,
國王的兒子在大臣的鼓動下繼位。
他下了一條命令:
「殺,把加百列的人殺死,
要他們償還血債。」

於是,
本著對國王的忠誠,服從命令,
每個平凡的隨從們無法再逗留在陰影內。
陰影此刻意味著死亡、背叛,
和劍鞘內的黑洞呼應著。
他們隨即把劍拔出,就衝去對方的地盤去。
劍再沒有被收入劍鞘。
甚至有些人,跑去開戰的途中,已經把劍鞘遺失了。

然而,國王最忠誠的隨從卻沒有拿起刀劍。
「明明國王的屍首都未尋回,
何以我們要拿刀劍,去殺連罪證都沒有的人?
那倒不如說句『我要殺你』,就去殺,反而乾脆得多。」
他的心這樣想。

他無法接受自己成為無道德的人,
無法接受國王最忠誠的僕人要拿起殺無辜人的劍。
但無法接受自己是路西法的一員,又何處容身呢?
不想助紂為虐,又不想單純逃離紛爭之外,
他只剩下投奔加百列的選擇。
至少作為扶助弱者的一方,本著良知,
總比成為暴虐者好。

於是,
他騎著馬,比所有士兵都要快,
由路西法的境內,繞過湖泊,
直入兩國中間那片陰影之中。
當他再次見到光線的一刻,
他已經在加百列的境內。

他到了加百列的境內,
隨即換上了加百列人民的衣著,
把自己打扮成一個加百列的平民。
又把自己的馬殺死,
扮成一個剛打獵回來的加百列獵戶,
跟著人龍排著隊,等候進入城門。

戰爭開始,
城門上的士兵有兩項重要的任務:
一、把潛入加百列的奸細抓出來
二、把能成為士兵的加百列人民帶到軍隊

國王的隨從成為加百列的獵戶,
當他順利穿過城門的一刻,
迎著他的,跟他本來所想的一樣——扶助加百列的人民。
只是,他的身份卻變成加百列的士兵。

加百列的軍官提供了盔甲,
這位加百列的士兵只好換上。
他離開暴虐者的陣容,
但卻沒有加入弱者的軍隊。
走上城牆,他瞭望城門前後的人群,
只見到跟路西法一樣多的士兵。

加百列的軍官提供了盔甲外,
更提供作戰的理由給這位士兵:
「我們沒有作什麼惡。
路西法的國王跟我們的女皇都不見了。
我們都同屬受害的一方,
但路西法卻以不義向我們宣戰。
按加百列一直奉行的公義,
我們要發聲,更要對抗不義。」
於是,這位加百列的士兵,
脫下壞人的標籤,換上好人的標籤,
依舊要參加這場戰爭。

這位加百列的士兵比較幸運一點,
不是馬前卒,不需要率先拿刀劍殺死對方,
亦不是有權出謀獻策的軍官,不需要想出傷敵為上的計謀。
他只是加百列陣中的一個持旗手,
在加百列的元帥旁邊拿著色彩鮮明的旗幟。
每逢他站在山坡舉旗,舞動加百列的徽號,
宣佈戰爭,以及命令士兵向前屍殺。

戰爭開始了,一切都已經改變。
雙方在三日三夜的戰鬥中,互有死傷。
他們無法在那一大片陰影中戰鬥。
但每逢士兵一穿過陰影,
無論在路西法,或是加百列境內,
他們一露面,槍林箭雨就會迎著他們。

無論你是哪一方的士兵,
那些槍林箭雨在你的前後都好,
你只管向前衝。
前面是槍林箭雨,你前進的路不會順暢;
後面是同著你一起戰鬥的伙伴,
但可惜他們塞死了你的退路。
你都只管向前衝。

那位加百列的士兵,
路西法國王最忠誠的隨從,
就一直在加百列的元帥身旁看著這一切。
隨著元帥的命令,舞動旗幟。
但他的感覺一直不爽,
不爽的,不是因為他可以打敗暴虐的壞人,
倒是他成為好人之後,
他卻指揮著加百列士兵,
殺死戰場上那一串串無辜的人。
死傷的是路西法的人?加百列的人?
在他眼中,只見一串串的人倒下,
他已經分不清死傷的人是路西法的,或是加百列的。

故事來到這裏,終久要迎向結局。
但是,結局或許跟你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這位加百列的士兵、路西法國王最忠誠的隨從後來的故事,
一直不為人知。
戰場上的倖存的士兵,
在戰爭結束時,望向山坡,
只見宣佈戰爭的旗幟已經撤去,
沒有其他的旗幟掛上。
山坡上再沒有戰馬,沒有元帥,
只有一條由歸去士兵踏出來的路,
給倖存的人離開戰場,回歸家鄉。

戰爭最後,由一首民謠結束:
「你可以成為路西法的壞人,
亦可以成為加百列的好人。
只是,你還是要宣告戰爭。
你的弓箭射出的是公義,你的槍打的是不義。
但是,你的公義只是摧毀不義?
沒有不義,為何我就看不到你的公義呢?」

民謠隨著加百列歸鄉的士兵,
從戰場唱到城內,唱到鄉村。
但加百列的人一直不知道,
民謠從加百列的軍營傳出,
卻一直都在路西法的城內唱著。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1xF8e3hicMU/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筆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