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的想像

電話的兩端,似乎是兩把聲音。
兩位向著那幾個小小的孔,
說著不一樣的說話。
從前,似乎電話中間還有一條銅線。
經過家的插頭,經過家門外的牆,
經過大街的地底。
又到了對方家裏的牆,到了對方家的插頭,
到了對方的電話,
在電話另一頭的小孔裏,
有聲音傳出來。

我們的想像,是聲音似乎有形的。
或是聲波,或是銅線的電流,
被傳到對方的耳朵中。
心意、想法,彷似一種禮物被傳出去。
我們的溝通,
就像一個個傳遞心意的過程。
我們在電話裏頭的聲音,
總是伴隨著這樣的想像和心思。

想我由年輕到大了一點,
這種想像慢慢有點轉變。
銅線沒有了,取替的,是說話的地方多了。
由找尋一個由銅線繫上的電話,
到只是在螢幕按一下綠色的圓圈,
我們不被銅線綁住,
反至說話的地方變得隨處都是。

當然,
我們忘不了,對面總是有個人,
我們會嘗試挑一個好點的地方跟對方說話。
只是我們再想像不到對方身處的地方。
從前,我們打個電話,
總知道我們的心意被送到何處,
是對方的辦公室,或是對方的家?
以前我們一定知道的。
但後來,一按綠色圓圈,我們對此似乎沒一點想法。

我不想說什麼「從前的東西就是好一點」。
不如看看現在我們經歷著什麼,
或許會有一點意思。

聲波開始掙脫了銅線的捆綁,
在大氣電波,或說白的,
在空氣中高速地漂浮著。
我們吸著空氣,但沒有嗅到聲音的味道。
只在我們手拿的長方形薄片中,
傳來聲音的訊號。
可能少了那兩個大頭的手柄,
我們很少再想像聲音是銅片的震動,
或是一種有重量的東西。

於是,聲音變得,輕浮了?

似乎是我們一向的想像。

但或許,聲音從來沒有重量,
聲音是一種震動。
當聲音直到我們耳中,
我們就感受到那種震動。
Can you feel it?

或許聲音不像觸覺,
給我們一點的壓力,
給你知道有個重量、物體、人,
或暖或冷,或靜或動,
聲音不是這樣的東西。

聲音像一條鎖匙,打開一個門,
給你看到一個新世界。
這個新世界,是你不能逃避。
即使你把身體轉向哪邊,
你總會觸碰到這個世界。

這條鎖匙開啟的,
不是一個碰到皮膚才能感覺到的世界。
它比觸覺,比起銅線,比起重量,
稍為遠一點。
但近在耳朵的位置,感覺廣闊。

有沒有銅線都好,
沒有改變的是,
似乎聲音依舊是一份禮物。
雖然沒有重量,
但震動源源不絕的,
就送到耳朵裏頭,藏著。

比起一條銅線,更神奇的,
它不是一股重量:
你不推它,它就只是停在銅線的一端。
這股震動,你即使不推它,
它依舊在空氣中停留著,
隨時給你它要掙脫綠色圓圈的訊號。

觸不到這種無重量的東西,
嗅不到這股氣息,
當然也見不到。
你可能未嚐到想要的聲音,
但你知道它存在,
隨時在你耳蝸內震動你。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goholCAVTRs/
https://unsplash.com/photos/mE6Wy2OERh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筆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PMYIFP
    PMYIFP 於 10/03/2019 評論 NO. 1

    感想?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