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的鼓動術

一聲巨響,震到耳膜裏,被耳骨放大了共鳴。
鋼鐵被撞凹,鋼條被撞彎。
聲音集中於一點發生,延續不到一秒。
靜止了一陣,陣陣的驚恐、徬徨隨靜默流出。
喉嚨扣住一絲口水,上不到口腔,
頂住聲帶發出任何的聲音。
無聲,卻是把驚懼的叫聲吞回心裏,
漫延到全身的血液裏。

我留意,事情是如何發生。
鋼鐵沒有呼叫,地上的血流沒有呼叫,
旁人的血液也沒有聲音,
但一切都似乎令沉默成形,
被人看見。
我見到,躺在地上的面孔,原來是我自己。

我望望自己的腳,
已經化作煙霧般的灰白透明狀,
似是灰塵一樣,漸漸變得跟空氣同一個顏色。
陽光照著,就映出陽光的顏色;
風吹過,就有風的質感;
眾人卡在喉嚨的驚惶,似乎就成了我的聲音。

我沒有拼命要回到我的身體。
我只是走過去,輕輕用腳踢一下它。
只是我伸腳那刻,我已經感受不到自己的腳。
地上的身體依然是地上的身體,
我依然是我。

沒有人清潔地上的血流,
只有一台救護車清理地上的身體。
循例插入一些喉管,放上救護床上,推上車。
只見還有一些數字和線條在螢幕上閃動,
但我仍然望著那副身體,
被這副身體上了救護車。

不計算我,
車上有一個司機加上兩個救護員。
一個年輕的救護員拿起一對心臟起博器,
放電到那副身體。
不停地說話鼓勵那副身體:
「加油,你比啲力,唔好放棄。」

回應的是,
那副身體被電擊彈起,再反彈回救護床的聲響。
是鐵架的震動,還是身體的反應?
似乎公式的電流和救護員總是絕配,
他們懂得如何溝通。
但年輕的救護員要的,
是一股陌生聲線的回應,
似乎他想我發聲。

我望著那副身體,
反而同情那副身體,
跟救護員念著:「加油,你都唔好放棄。」
救護員搶救著那副身體,
我就仍舊朝身體踢上一腳,
看看可否搖醒它。
我似乎穿過它,又透出來。

那副身體似乎沒有改變,
電擊和我的腳踢,只是不停搖動它。
血沒有再流,它只是一副肉塊在床上晃動。
它,沒有靈魂。
但我踢多它幾腳,才想起它曾經是我的身體。

沒有靈魂的它,
跟沒有想法、公式化的電擊,
跟我空氣般的鼓勵,
沒有一絲互動。
它曾經是我的身體,
但它這刻同時是一塊肉塊,
一副被空虛填滿的軀殼。

只是,下一刻,我張開了眼皮,
我感受到痛楚,在我全身,甚至是靈魂裏痛出來。
我口裏含住一口生氣,
鼻孔呼出帶有血絲的鼻水。
眼前的嘴唇,把生氣吹到我的口裏,
緩緩拉離我的眼球。
我的靈魂被鼓動,不再透明。

我的視線不能飄動,
只凝住在一個半球體,左右搖來搖去。
我的靈魂似是回到一點,
回到眼球的視角,那個圓潤的世界。
血從血包灌入我的身體,
身體每下的澎漲和縮小,都呼吸著一口氣。
我用一句「嗯,謝謝」回應了「你唔好放棄」,
變成我活著的聲音。

I am still alive.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T0yKmcf7M0w/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筆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PMYIFP
    PMYIFP 於 11/05/2019 評論 NO. 1

    是真實體驗嗎?

  • Sidestep
    Sidestep 於 11/05/2019 評論 NO. 2

    不是,故事來的

  • PMYIFP
    PMYIFP 於 12/05/2019 評論 NO. 3

    挺真實

  • Sidestep
    Sidestep 於 12/05/2019 評論 NO. 4

    突然想思索一下自己會被什麼鼓動 / 鼓勵到。
    有什麼會鼓動到自己的深處。
    不只是口頭上鼓勵自己,反而真實改變自己。

    特意用第一稱去想像一下,真實感會重一點。

  • PMYIFP
    PMYIFP 於 14/05/2019 評論 NO. 5

    那麼,你會被什麼鼓動 / 鼓勵到?

  • Sidestep
    Sidestep 於 15/05/2019 評論 NO. 6

    或許是對準靈魂深處的說話。

  • PMYIFP
    PMYIFP 於 15/05/2019 評論 NO. 7

    會是甚麼?

  • Sidestep
    Sidestep 於 18/05/2019 評論 NO. 8

    說不準。今次能鼓勵到我的話,下次再說應該已經失去準繩,最多只能稍稍令我回憶那個曾經被鼓勵的回憶。

    曾經被別人的真誠打動。
    但後來說話聽得多,
    某些真誠的話其實是說的人對自己說的,
    聽上來就沒什麼被鼓勵了。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