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的故事

「有一日,你仍然會感到飢餓,
但你的食物會將另一個人救起。」

從一個貧窮的小村落說起,
就是那個離王城很遠,
遠到國王不知它在哪兒,
甚至沒有聽過它名字的一個小村落。

小村落中有一個小家庭。
他們在小村落的中心,
總是在一間磚屋裏頭。
窗邊流出一絲很微弱的火光,
就只是屋子裏的唯一的燈光。

每逢晚上,
街上很靜,屋子裏亦很靜,
靜到聽到屋子裏的每一道呼吸聲。
到了冬天,呼吸聲更響。

呼吸聲來自裏頭一個小男孩,和他的妹妹。
他們總是捱著餓。
每天找到的食物只是夠一個人去分。
今天,輪到小男孩要捱餓了。

他習慣了,
習慣了肚子扁扁的,裏頭帶點酸軟的感覺。
但見到妹妹吃得開懷,
即使只是吃著微小的食物,
他沒有後悔要把僅餘的食物讓給他心愛的妹妹。

週而復始,妹妹今天吃著食物,
但第二天哥哥就要頂著一點後悔的心情,
吃著妹妹那天不能吃的食物。
他要吃一點,之後才有力氣找下一天的食物。

妹妹尚小,有時看哥哥吃著麵包,
忍不住都想吃一口。
但哥哥總是不忍心,給妹妹吃上兩口。

鄰居曾經問過,
「為何哥哥和妹妹總有一個在捱餓?」
哥哥卻說:「只是有時妹妹吃得少一點而已。」
雖然說他們兩兄妹總是輪流捱餓,
但即使是哥哥進食的那一日,
他都總會分一點給妹妹,
讓妹妹肚餓的感覺少一點。

鄰居又問到,
「為何兩兄妹每天不平分食物就好了?」
哥哥只是報以一個微笑,沒有回答什麼。
鄰居沒想到,
若果兩兄妹平分食物,
妹妹不就每天都要捱著肚餓的感覺吧。
但現在這樣做,
雖然哥哥捱的肚餓比較多一點,
但至少妹妹每兩天可以有一次飽肚,滿足的感覺。

雖然哥哥一直捱餓,
但哥哥每次看著妹妹吃著,
慢慢用食物把肚子弄脹一點,
最後吃得飽飽的,
這個畫面總是在飢餓的時候安慰著他。

兩兄妹的生活看似艱苦,
但他們一直活得很滿足。
直到有一年整個國家都發生大饑荒。
街上再找不到食物,
整條街都沒有工作的機會,
哥哥想找份工作換點糧食,都做不到。
幸好,
國王體恤民情,
把國庫裏還餘下的糧食分給人民。
雖然說是國庫,
但你不要想像可以吃很久。
每個家庭每個星期只可以取一次糧食,
但分量只夠饑荒前吃上三日。

兩兄妹捱著肚餓來到王宮的門口,
就取了他們需用的糧食,
但你萬萬想不到,他們取到的份量,
比以前能夠吃到的份量倒多了點。

於是,全國大饑荒的時候,
大部份人都吃少了。
雖然兩兄妹都要捱一點餓,
但他們倒比以前吃得多一點。

你不難想像,
當街上的人看到兩兄妹拿著比平時多的食物,
在回家的路上那種幸福的表情,
大家雖然都是一同捱餓,
但他們有多羨慕這兩兄妹。

有一日,
兩兄妹的家門前有一個小孩子,
左手拿著一個皮袋,
右手輕輕叩門。

妹妹打開門,見到一個比她還要小的小男孩。
小男孩一見到妹妹,就流淚。
小男孩的眼隔著淚水,
見到妹妹拿著一塊手掌那般大的麵包。
「我已經幾天沒東西吃,可以給少許我嗎?」

妹妹的眼睛看到小男孩餓了。
小男孩的眼睛沒神,眼皮輕輕垂下,
瞳孔直望她手上的麵包,
似乎瞳孔大得可以把那塊麵包吸進去。
小男孩的身子稍稍彎起來,
右手按著肚子,
手掌按壓到比肋骨還深的位置,
似乎肚子裏面空空如也,
要很多條麵包才能把肚皮拉直一點。

眼睛見到的畫面,感覺很震憾,
那是妹妹未曾有過的感覺。
就是她以前最餓的時候,
都未曾有過的感覺。
尤其是用手掌按自己的肚子,
怎麼可以按得那麼深,肚皮不會頂著手掌的嗎?

妹妹望著小男孩,
勾起了她以前飢餓的感覺,
只是這種感受有點陌生。
小男孩的飢餓感,
似乎不只是她以前的那種肚餓感,
還有一點東西是妹妹感受不了的。

此刻,
妹妹的肚子裏揚起了一片酸溜溜的感覺,
是那種兩天會來一遍、熟悉的飢餓感。
飢餓,似乎把肚子慢慢拉進去,
肚子慢慢縮小了一點,
肚子的四壁變得酸溜溜,
然後有一陣輕輕的痛感。

妹妹拿著麵包,
眼睛看著小男孩的模樣。
眼睛以下,
喉嚨有點乾渴,
鎖骨旁的肌肉有點酸軟,
空氣靜悄悄的,貫進胸口,
但似乎空氣有點冷。
加上肚子裏酸溜溜的感覺,
妹妹的兩條腿只是站著,
鼻子都不敢再大力吸氣了。

門開著,
忽然有一隻手伸出來,
就把麵包遞給小男孩。
「吃吧,不要捱著餓。」
妹妹見哥哥走出來,
就把她手上的麵包送給了小男孩。

小男孩拿著麵包,
就在門前的一個小梯級坐下,
把這塊麵包放進口,吞掉那塊麵包。

「還可以吃多塊嗎?」
哥哥細心地問了小男孩一句,
又把一塊麵包放到小男孩手中。

小男孩又把這一塊麵包放進口,
吞掉那塊麵包。
哥哥又問了一句:
「給多你一塊好嗎?」
或許小男孩餓得很厲害,
他沒有答上一句,
又把麵包放進口,吞掉。

哥哥把這塊麵包送給小男孩後,
再一次走進屋子,進到廚房。

妹妹隨著哥哥進到廚房,
留下了小男孩一個人坐在門前的小梯級。
他輕輕用舌頭清理口腔內的碎屑,
不願浪費一點,
似乎要把整塊麵包都塞進肚子裏。

廚房裏,
妹妹的話從酸溜溜的肚子裏呼出來:
「哥哥,你不餓嗎?你把自己明天的麵包都給了他。」

哥哥微笑著,很坦白的說:
「明天應該會再餓一點,不過不打緊的。」

妹妹見哥哥的右手輕輕按著肚子,
似乎都感受到哥哥的飢餓感。
聽著哥哥的話,
妹妹一直感受陣陣從肚子裏傳來的痛感,
似乎想像到明天肚子再痛一點的感覺。

廚房的桌子上,就放著妹妹今天要吃的份量,
也是一塊手掌那麼大的麵包。
似乎那塊麵包看起來比平時重一點,
放在手掌上會把手掌壓下去。
妹妹的手抓著這塊麵包,麵包離口很近。

只是,妹妹手臂的肌肉此刻沒甚麼力。
麵包搖向妹妹的口一下,
又搖向廚房內的哥哥一下,
又搖向門外的小男孩一下。
但妹妹踏出了一步,
就把手上的麵包遞給了小男孩。
「給你的。」

妹妹雖然餓,但耐著耐著,
酸溜溜的感覺卻減了一點。
手有一點力,腳有一點力,
就踏了幾步,揮手跟吃完麵包的小男孩道別。

「你不餓嗎?你把今日的麵包都給了他。」
哥哥細心的關心妹妹。

「有一點,不過不打緊的。」
妹妹微笑地望著逐漸走遠的小男孩,
好像從前哥哥耐著肚餓,望著她吃得飽飽的模樣,
笑容裏帶著一點安慰、一點滿足。

(向令人心痛的螢火蟲之墓(1988),
和令人滿足的偷書賊(2013) 致敬)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GzBO_o0RvEg/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筆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