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二十一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15/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二十一

  我在2010年第一次贏得插畫大賽亞軍,司徒靜比奪獎的我還要高興,硬說自己的功勞比我多,因為是她先發現有這個比賽,然後一直嚷着說我應該參加。

  我把獎盃送給司徒靜時,她甚至哭了。

  「你知道我為什麼喜歡你嗎?」

  「你不要站在街上哭啊,人家以為我欺負你。」我身上沒帶紙巾,只好用手背拭掉她頰上的淚。

  「因為你很像我爸。」司徒靜總算止住了淚水,雙眼卻仍然通紅地笑着跟我說。

  「那你爸應該很帥,不,應該是超級帥。」

  「不,跟你一樣醜。」司徒靜笑得更開心。

  「你也遺傳了你爸醜的那部份。」我不甘示弱。那當然不是真的,司徒靜很美。

  「你記得我問你要不要跟我一組時,你正在畫什麼嗎?」

  我常常在工作紙上亂畫東西,怎麼可能記得呢?

  「你正在畫超人,我爸也常抓住我的手,教我畫超人。」

  「就因為那個超人,你就喜歡我嗎?不可能吧,你應該是看中我的外貌,或是幽默感?」

  「我喜歡你專注的樣子。專注地畫畫,專注地喜歡你的女神。」

  「你們女生不是很擅長嫉妒嗎?如果你喜歡我的話,你應該妒忌我的女神。」

  「不會啊。憑什麼我要妒忌她?」司徒靜反問。

  我哭笑不得地說:「你真是瘋的,常人不能理解你。」

  「吻我?」司徒靜問。

  「嗄?」又來了,她又突然轉換話題。

  「現在不吻我的話,你人生中後悔的事可能又多了一項。」司徒靜笑着說。

  結果我吻下去了。

— — — — — —

  我沒想過跟司徒靜這類女生談戀愛,我不喜歡女生過於誇張的裝扮,例如我沒料過自己會喜歡上一個紫色頭髮,臉上化上濃妝的女生。我喜歡的是樸素、乖巧的,像楊悅臨般的女生,而不是一個瘋女人。可是漸漸地,我喜歡她因為我為她點錯了冰Mocha而生氣,喜歡她因為我不能在情人節陪她而亂扔東西的她,喜歡她的直率,喜歡她,就是因為喜歡她。

  畢業後,我在一間設計公司專門畫插畫,司徒靜全職教跳舞,薪金不多,但我們都在做自己喜歡的工作,這已經是莫大的幸福。

— — — — — — 

  一天,何正豪傳了短訊給我,說他剛從法國回來,相約我見面。這次,他的頭髮染成了藍色。我問:「染藍色頭髮的旅遊作家會比較受歡迎嗎?」

  「趁年輕換換造型嘛。」

  「我勸你別再染下去,你會變成禿頭的。」

  「楊悅臨也說我的頭髮好像愈來愈稀薄。」

  「那就別再染啊。」我向侍應點了杯熱奶茶。

  「我想趁結婚的時候染回黑色。」

  我揚起眉毛:「要結婚了嗎?」

  「今天約你出來,就是想問你意見,你覺得怎樣求婚比較好?」何正豪說。

  「怎麼問我呢?你應該比我還了解楊悅臨。」

  「我想起當時向楊悅臨表白,也是你獻計給我。」

  別提了吧!那也是我後悔的一件事。

  「求婚的事我沒什麼建議,倒是度蜜月,我可以給你一點意見。」

  「什麼?」

  「帶她去澳洲看星星,她會喜歡看星星的。」

  「你怎麼知道?」

  「哪個女生不喜歡看星星呢?」難道跟他說,因為我本來打算帶楊悅臨到澳洲看星星,度蜜月?

  「這樣說起來,她好像說過想看星星。」

  侍應為我端來熱奶茶,我用小匙攪拌着問道:「楊悅臨還好嗎?」

  何正豪點點頭:「她現在搬到我家去了。」

  「同居嗎?楊悅臨應該不喜歡吧?」

  何正豪一怔:「你還真懂女生想什麼。楊悅臨本來不是很願意,可是我常常飛來飛去,跟她很難見面,她為了遷就我,便搬到我家去。」

  楊悅臨又讓步了,這就是她愛人的方式。

  「所以我想,我也該給她一個名份。」

  「你要找點時間陪她。」

  「你由始至終都是給我一樣的忠告。放心,我會的,我會對她好好的。」

  我點點頭,我也只能相信你了。

  半年後,何正豪打電話問我,要不要做他的兄弟,好啊,屆時由我來演唱陳奕迅的《阿牛》:「想過搶新娘,我差點講真。」好,一言為定……才不,我已經二十六歲了,不是那麼幼稚的人,而且我身邊也有司徒靜。我婉拒了當兄弟的邀請,但答應會出席晚宴。

  之後,我收到何正豪寄來的請帖,他們結婚的日子是2013年10月18日。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們結婚的前一天,也就是2013年10月17日,正是那時候,另一空間的我,回到過去的那一天。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