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24
精選
24
推薦
0
訂閱人數
33
人氣排名
講個故事你聽

專欄簡介 rss 2.0

講個故事你聽

    編輯簡介

    於 22/01/2016 發表

    #23   司徒靜穿了一條黑色連身及膝裙,紫色的頭髮束成髮髻盤在腦後,在熙來攘往的地鐵站內,我一眼就認出司徒靜。   「穿這麼單薄,不冷嗎?」我問。   「還好。」   「又不是你結婚,穿這麼...

    於 15/01/2016 發表

    #二十二   2013年10月17日晚上,我造了一個非同尋常的夢。   我造過不少奇怪的夢,例如被一群喪屍追殺的時候,我的手居然變成大炮,可是卻不能發射炮彈;又或是在夢中我一直以為自己是余至銘,照...

    於 15/01/2016 發表

    #二十一   我在2010年第一次贏得插畫大賽亞軍,司徒靜比奪獎的我還要高興,硬說自己的功勞比我多,因為是她先發現有這個比賽,然後一直嚷着說我應該參加。   我把獎盃送給司徒靜時,她甚至哭了。 ...

    於 13/01/2016 發表

    #二十   暑假過去後,如我所料,楊悅臨沒有找我,倒是何正豪跟我聯絡上了,他的髮色由啡色變了灰色。   「跟楊悅臨玩得開心嗎?」我問。   何正豪遞給我他的相機,裡面全都是他和楊悅臨的合照,擠在...

    於 13/01/2016 發表

    #十九   2009年8月3日早上,我到機場送楊悅臨上機。   「我只是去英國一個月,你真的不用來送我機啊。」楊悅臨拖着行李箱說。   我接過她手上的行李箱,想到這一次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獨處,不...

    於 09/01/2016 發表

    #十八   司徒靜從美國回來的第一天,送給我一件美國買回來的灰色衞衣。   「居然還給我手信?」收下那一刻,我不能說我不高興。   「你有沒有後悔的事?」司徒靜突然問。   「嗄?」我總是抓不...

    於 08/01/2016 發表

    #十七   在我第三次咳嗽時,坐在我身邊的司徒靜問:「病了嗎?」   「喉嚨很癢。」我說。   「我上廁所。」司徒靜說,回來時卻帶了樽羅漢果水給我。   我把羅漢果水接過來,開玩笑道:「下了毒...

    於 06/01/2016 發表

    #十六   「余至銘,今天楊悅臨請病假,你能來代班嗎?」珍姐在話筒另一端問道。   「我晚上有事。」我撒謊了。   晚上我又乘車到楊悅臨的大學宿舍。即使記憶淡了,我也不會忘記前往楊悅臨宿舍的道...

    於 04/01/2016 發表

    #十五   我頻繁地出現在大學的結果是,楊悅臨似乎漸漸把我當成大學同學,她開始會跟我談起大學的事,例如下星期二晚上會舉行宿舍籃球比賽。   「不過我的宿舍應該會輸。」楊悅臨說。   「為什麼?」...

    於 03/01/2016 發表

    #十四   我開始不安份於只在咖啡店才能與楊悅臨共處,我想擠出多一點與她相處的時間。這樣,或許我的勝算又能高一點。   我在網上下載了香城大學中文系的上課時間表,大學一年級的楊悅臨會選修哪些課程呢...

    於 01/01/2016 發表

    #十三   我大概不會記得司徒靜給過我一張舞蹈表演的門票,要不是她每天倒數着提醒我,我也因此沒了「對不起,我忘記了」這類的藉口缺席。   司徒靜給我的票上寫着座位在第一行,為免我看得悶了睡着,司徒...

    於 31/12/2015 發表

    #十二   何正豪辭了咖啡店的工作,我便因此順理成章地接替他的位置。何正豪在二月最後一天飛往英國,我在三月第一天試着約會楊悅臨。   「我想去文具店買些畫具,不如你陪我?」我問楊悅臨。   「可...

    於 30/12/2015 發表

    #十一   道家不是有句話,說「物極必反」?所有事不會一直向好,或是一直向壞,壞事發展到某一個極點,就會漸漸往好處走。   當我頹喪到極點時,卻又讓我看見曙光。何正豪回港後三天,他和楊悅臨吵架了。...

    於 29/12/2015 發表

    #10   「什麼?你要請兩星期假?聖誕可是最忙的時候。」珍姐說。   「我報了學校的歐洲遊學團,好不容易才入選,機會難得,所以我真的很想去。」何正豪說。   「這樣的話……余至銘。」珍姐喊上我...

    於 27/12/2015 發表

    #九   翌日,我聽從司徒靜的提醒,準時上卓教授的課,卓教授一如既往,把學生名單放在桌上,讓學生自行報到。我簽到後,回頭找司徒靜,她總是替我佔好座位,平日我一眼就能找到她了,畢竟她那頭紫色頭髮也太搶...

    <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