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十九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13/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十九

  2009年8月3日早上,我到機場送楊悅臨上機。

  「我只是去英國一個月,你真的不用來送我機啊。」楊悅臨拖着行李箱說。

  我接過她手上的行李箱,想到這一次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獨處,不再一起打工,我也不再到大學去,楊悅臨大概也不會撥時間跟我這位「朋友」約會。「東西都帶齊了嗎?」

  「我忘了帶護照!」楊悅臨說。

  我看她臉上不稱職的演技,淡淡地說:「那就去不成英國啦。」

  「你看得出我在說謊嗎?」

  「你應該去荷里活進修一下演技。」我說。

  「余至銘,雖然我們沒認識多久,可是有時我又覺得我已經認識你很久了。」楊悅臨說。

  「就好像已經認識了五年。」我補充。

  「你吃了東西沒?」楊悅臨問。

  「沒有,吃薯條漢堡?」

  「我到英國後應該常有機會吃西餐,不如吃粥?」
  「可是我想吃薯條漢堡。」我說。

  「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們通常都是吃薯條漢堡。」

  這樣才能確保以後你吃薯條漢堡時,會記起我。

— — — — — — 

  吃東西時,楊悅臨問:「那你之後會做什麼兼職?」

  「我會專心畫畫,我會試着投稿,我想當插畫家。」

  楊悅臨的眼睛亮起來:「很了不起的夢想。你畫畫這麼好看,一定會成功的。」

  「我之前畫你的畫像,你還藏着嗎?」

  楊悅臨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忘了放在哪兒了。」

  她現在收藏的,大概是何正豪撰寫的文章吧?

  「說起來,好像沒聽你說過你的夢想。」我說。
  「因為我沒有像你們那麼具體的夢想,我也很羨慕你們。不是有人說過,找到自己的夢想,已經是成功的一半?」

  「或許你的夢想就是,身邊人都快樂?」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你總是遷就別人的那位。」

  「或許是吧。」楊悅臨笑着說。

— — — — — — 

  我們吃過東西後,楊悅臨說差不多要走了,進入離境大堂前,我唐突地問了句:「我可以抱你嗎?」

  楊悅臨皺着眉說:「為什麼?又不是永遠不會再見。」

  「誰知道這不是呢?可能飛機失事,又可能我待會兒回家的路上撞車……」

  「你這是在詛咒我嗎?」楊悅臨笑着問。

  「我只是陳述可能發生的事情。」我說。

  楊悅臨張開手臂,生硬地抱了我一下,我嗅到她身上那獨有的爽身粉氣味。待我欲伸手擁抱她時,她已經放開我,說:「我會安全到英國,你也會安全回到家,你走吧。」

  我的喉嚨湧來一陣酸,可是我堅持把它壓在喉嚨裡。楊悅臨又笑着向我揮揮手,在這離別戲碼不斷上演的機場上,楊悅臨想到的是在英國與她的戀人重逢,而我想到的是分離。

  我想,最殘忍的分手方式就是,對方臉上掛着微笑地跟你說:你走吧。話說得那麼輕,就像嶄新的白紙邊劃傷你的指頭。而白紙卻展現一臉無辜,它沒想過自己會傷人。

  不知怎的,我總覺得,這一刻過後,我和楊悅臨大概不會再單獨相聚。

  「再見。」我簡短地說出自己的願望。

  為了把楊悅臨留在身邊,我可以悄悄藏起她的護照,又或是緊緊抱住她,不讓她離去,可是我沒有這樣做。我做了一件挺酷的事吧?乘車回家時,我想起司徒靜說Let go的樣子,也想起楊悅臨笑容燦爛的樣子。
  我也不確定自己是否做了對的決定。會後悔嗎?唉,我真的不知道。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