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十一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30/1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十一

  道家不是有句話,說「物極必反」?所有事不會一直向好,或是一直向壞,壞事發展到某一個極點,就會漸漸往好處走。

  當我頹喪到極點時,卻又讓我看見曙光。何正豪回港後三天,他和楊悅臨吵架了。

  那天因為路上發生交通意外,堵車使我遲了半小時才到咖啡店,時間是五時三十五分,只有一台客人正在用餐,何正豪和楊悅臨沒有抓緊這餘暇湊在一起聊天,反而站得遠遠的,何正豪正在用面紙包着餐具,眼睛卻頻密地瞄看楊悅臨,楊悅臨則在替換桌上半空的調味料瓶,故意忽略熱熾地看着她的眼神。

  我走近何正豪問:「你們吵架了?」

  「我申請到英國當交換生成功了,楊悅臨知道後,一直生悶氣,沒再跟我說一句話。」何正豪有點沮喪地說。

  「你不是才剛參加完歐洲遊學團回來嗎?現在又要去英國?」

  「很多人申請,我也沒料到我居然中了。」

  「你和楊悅臨才剛一起,你也得花點時間陪陪她啊。」

  「我知道,但如果我放棄這次機會,我就再不能申請到外國當交換生。」

  「你還有很多方法周遊列國,可是楊悅臨只有一個,你要是錯過了她,你就永遠失去她。」

  何正豪一怔,然後說:「我知道了,也謝謝你,你總是比我還緊張我和楊悅臨的事。」

  咦?我剛才做了些什麼?我不是要拆散他們嗎?我怎麼勸戒何正豪要珍惜楊悅臨?都怪何正豪長得一臉呆子相,使我對他毫無戒心,竟然給他這麼不利於己的忠告。

  又或許,那是這陣子我內心反覆埋怨着自己的說話。

— — — — — — 

  掛在門上的風鈴響起來,鑽進來的是司徒靜,她逕自向水吧珍姐下單:「一杯冰Latte。」然後找個位置坐下。我替她端來牛奶咖啡時,她也察覺到氣氛不對,問道:「你女神和那個男生吵架了?」

  我點點頭,用口形跟她說:低聲點。

  「那個男生就是你女神的男朋友?」司徒靜聽話地壓低聲線問。

  我點點頭,把吸管湊到她嘴邊,示意她不要多話,她卻沒意會過來,問道:「吵些什麼?」
  「要不你安靜地把咖啡喝完,要不我打翻你的咖啡,讓你濕着裙子離開。」

  司徒靜啐了一口:「我也不是真的有興趣知道。」

  我打算走開時,司徒靜抓住我的手腕,她把一張白色的紙塞到我的手裡去。

  「這是什麼?」我低頭看手上的紙,是一張舞蹈表演的門票。

  「我會壓軸出場喔。」司徒靜說。

  「跳舞的事,我不懂欣賞。」

  「你不用懂得欣賞,你來看我就是了。」

  「這是復活節那天吧?那天我可能要上班啊。」我想藉詞推卻。

  「那我現在走過去問你女神,她在生氣些什麼。」司徒靜推開椅子,欲站起來。

  我按着司徒靜的肩膊,讓她動不來:「我去就是了,你別鬧事。」

  她綻開勝利的笑容說:「嘴巴這麼硬,最後還不是答應會來啊。」然後她總算滿意地低頭吸啜她的冰咖啡。

— — — — — — 

  第二天,楊悅臨與何正豪之間僵持的氣氛已倏然不見了,我問何正豪:「和好如初了嗎?」

  何正豪笑着點點頭。

  「你不去英國了?」我問。

  「不,她讓我去了。」

  楊悅臨又讓步了吧?

  「會去多久?」

  「大約四個月。」何正豪說。

  這四個月,或許就是我能不能把楊悅臨搶回來的關鍵了。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