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十六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06/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十六


  「余至銘,今天楊悅臨請病假,你能來代班嗎?」珍姐在話筒另一端問道。

  「我晚上有事。」我撒謊了。

  晚上我又乘車到楊悅臨的大學宿舍。即使記憶淡了,我也不會忘記前往楊悅臨宿舍的道路,畢竟我走了那段路三年。

  當時我和楊悅臨住在不同的宿舍,進入宿舍前,必須拍學生證作登記,我有時忘了帶證件,便會繞到宿舍後樓梯進出,後樓梯的門有時鎖上,有時沒鎖,今天晚上,幸運地,門半掩着。

  我一口氣走到三樓去,房號是三零四,房號下的名牌只有楊悅臨的名字,另一組名字則翻過去了,這表示楊悅臨的室友林穎怡不在內。

  從大門的貓眼瞄看房內,暗黑一片。我敲敲門,沒有回應,想起她們習慣把後備鑰匙放在走廊上的花瓶裡,我去看花瓶,裡面真有一條鑰匙。

  我把門扭開,楊悅臨床上的被子動了一下,她迷糊地問道:「林穎怡?」

  「啊,是我。」

  「余至銘?」楊悅臨有點驚訝,我的出現有點唐突。

  「聽說你病了,我來看看你。」

  「哦,我才剛睡醒,現在應該很醜啊。」楊悅臨用被子蓋過她的臉,房間裡這麼暗,即使她不遮不擋,我也無法看清她的臉。

  我都數不清看過多少次你剛睡醒的臉了。「沒關係,誰剛睡醒會漂亮啊?」

  「林穎怡又沒鎖門了吧?我是說我室友。」

  我把後備鑰匙放進褲袋裡去,問道:「你還沒吃東西吧?我去買粥給你吃?看了醫生沒有?」

  「不用麻煩你,待會兒我下樓買就好。」楊悅臨想坐起來,我說:「你躺着。」

  「不,我已經好多了。」

  我堅持:「你躺着,讓我照顧你。」

  楊悅臨沒作聲,只好繼續躺下來。「我去買粥給你,你再睡一下。」

— — — — — — 

  回來時,房間的燈卻已經亮起來,楊悅臨正坐在書桌前看書。我問:「怎麼不多睡一下?」

  「我睡醒了。」楊悅臨沙啞的聲音說。
  「你的粥。」我把粥放在她面前。

  楊悅臨默默地吃着粥,我則坐在床沿看她吃粥。她突然說:「你這樣看着我吃粥很奇怪喔。」

  「是嗎?那你借本書給我看。」

  「你怎麼知道我住在哪一間房間呢?」楊悅臨問。

  我一心想要看她,沒想過要怎麼解釋,一時回不上話。楊悅臨卻問:「何正豪叫你來看我的吧?」一邊把粥裡的花生舀出來,我又忘了她不吃花生。

  我想說不,可是頓時又想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釋,因此只好閉上嘴。

  「你這陣子老是來大學上課,也是因為何正豪不在,怕我悶吧?」她看到黑貓擺設肚子上的字,應該猜到我的心意吧?怎麼編成了另一種解讀。

  「你看醫生了嗎?」

  「嗯,學校那個西醫。」

  「那醫生的藥不是出名沒用的嗎?」

  楊悅臨笑着說:「你比其他香城大學的同學更了解香城大學呢。」她翻着影碟的盒子,挑了一張,遞給我問:「要不要看這個?」

  那是活地亞倫的《迷失決勝分》。

  「這你不是看過了嗎?」我問。

  「沒有啊。」楊悅臨說。

  「沒有?不,你看過的。」

  「我記性還沒差得連自己看過什麼電影都記不住。」

  「那麼,《遇上塔羅牌殺手》呢?」我問。

  楊悅臨從剛放下的那疊影碟裡,抽出一張全新未開封的《遇上塔羅牌殺手》。

  「你都沒看過?」我訝異地問。「那麼我上次問你喜不喜歡活地亞倫時……」

  「我不是說我不喜歡嗎?那時候我連他是誰都不知道呢。」
  怎麼可能?

  楊悅臨看着我那張驚訝的臉孔說:「你當時說,誰不喜歡活地亞倫呢?這才挑起我的好奇心,買了他的電影來看。」

  「如果有一個女生,明明沒有看過某齣電影,可是男生聊起那電影時,她佯裝看過,並表現得很感興趣,這表示些什麼?」我問。

  楊悅臨邊把影碟放進電腦內邊說:「這說明那個女生喜歡的不是那齣電影,而是那位男生,她在投其所好吧?」

  我心頭一暖,楊悅臨是喜歡我的。

  我們就像回到那時候,躲在宿舍看電影的那二人,看到接吻的鏡頭,我還是有那股衝動想湊上前吻她。在那伸手可觸及的距離。

— — — — — —

  鬧鐘卻在此時響起來,時間指向八時五十五分。楊悅臨先按停了鬧鐘,再暫停了電影:「我室友替我較鬧鐘,怕我忘了跟何正豪視訊的時間。給我十分鐘,我出去一下。」語畢,她插掉電腦的充電線,抱着電腦坐在外頭的沙發上。

  我想起那天,我在運動場替楊悅臨打贏籃球賽後,林穎怡喊叫楊悅臨的名字,指了指手錶,然後楊悅臨匆忙地返回宿舍的片段。

  那時候,林穎怡也是提醒她,視訊時間快到了吧?

  楊悅臨把電腦拿走後,我才看見電腦後放着一隻巧克力兔子,壓着一張名信片。

  我好奇一看,字體不算整齊,內容很短,說正在英國做兼職賺錢買機票,好讓楊悅臨能到英國一起過暑假。下款是何正豪。

  我不甘心,我跟楊悅臨明明兩情相悅,我陪楊悅臨餵飼那只黑貓、我幫她打宿舍籃球比賽、我陪她聊天、我買東西送給她、我哄她笑、我想她快樂……

  我做了很多事,儘管我有時會弄錯她的喜好,但我還是用我的方法愛着楊悅臨。我愛她五年了。何正豪呢?他在英國,僅僅寄給她一隻看起來不怎麼可口的巧克力兔子,和一張不怎麼好看的名信片,就足以留住楊悅臨的心。

  這公平嗎?楊悅臨明明是我的女朋友,為什麼現在跟楊悅臨甜言蜜語的,是何正豪;我卻得躲在房間裡窺看何正豪寫給我女朋友的情話,而不能哼聲抗議呢?

— — — — — —

  漫長的等待過後,笑意盈盈的楊悅臨扭開房門,臉色也彷彿紅潤了一些,她把電腦放回桌上時說:「我們繼續看吧。」

  我捉住她放在滑鼠上的手說:「我跟你說個故事好嗎?」

  楊悅臨縮開手,頓了頓,然後點點頭。

  「是一齣電影的內容。故事說,男主角本來跟女主角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因為某種原因,男主角可以回到過去,為了實現他的理想,他放棄了跟女主角認識的機會,後來他好不容易跟女主角相識,卻發現她已經跟另一個男子走在一起了。你覺得男主角應該用什麼方法,讓女主角知道自己曾經跟男主角一起過?」

  我期待着楊悅臨說出具體的方法,豈料她反問:「女主角跟另一個男子相處得好嗎?」

  「應該不錯。」

  「那男主角為什麼還要讓女主角知道她跟自己有過一段情呢?」
  「因為男主角還喜歡女主角。」

  「如果喜歡她,看見她活得好好的,不就夠了嗎?」

  「男主角還是想跟女主角再續前緣啊。」

  「或許女主角並不想呢?她當下已經活得夠好了。而且,女主角根本不記得自己有過這段『前緣』,突然有個男人跳出來說跟自己再續前緣,對女主角來說,也是困擾吧?」

  「這樣,男主角不是很可憐嗎?」

  「不可能每個人都高興啊。但如果我是男主角,看見喜歡的人快樂,我就覺得值得了。女主角可能跟另一男子更幸福呢?」

  我苦笑說:「以前我沒察覺,你是那種愛自我犧牲的人。」

  「因為你認識我還不夠深啊。」楊悅臨說。

  我有點想哭。

  楊悅臨問:「那結局怎樣了?」
  「我還沒看到結局。」

  「是喔?看完告訴我結局好嗎?」

  後來我們都沒有提及過那齣根本不存在的電影的結局是怎樣。那夜我們也沒有把《迷失決勝分》看畢,楊悅臨吃了藥後,睏得眼睛都睜不開,躺在床上,一下子就睡着了。

  我替她蓋好被子,輕輕親吻她的額頭,想起她笑着說的那句話:「因為你認識我還不夠深啊。」楊悅臨,你知道跟你一起五年的男朋友說這句話,有多傷人嗎?

  我只是遵守承諾,把你追回來,你怎麼卻勸我說,我應該放手呢?

  最糟糕的是,我在後面追着你,你卻故意躲開,我找着、追着,不知不覺,我也有點累了。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