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二十二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15/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二十二

  2013年10月17日晚上,我造了一個非同尋常的夢。

  我造過不少奇怪的夢,例如被一群喪屍追殺的時候,我的手居然變成大炮,可是卻不能發射炮彈;又或是在夢中我一直以為自己是余至銘,照鏡一看發現自己原來是哈利波特之類的。可是,我還是頭一次夢不見任何東西,卻知道自己正在作夢。

  夢境是黑漆漆一片,我現在身處於一間房子內嗎?我應該找個按鈕把燈亮起來……

— — — — — —

  「不用找了,我們就這樣談談話吧。」一抹不認識的聲音說。分辨不出聲音的主人是男,還是女,也判別不了歲數,那聲音像是經過特別處理的聲音。

  「你是誰?」我問。是誰入侵我的夢了?

  「我是機會。」他說。

  「機會?」什麼爛名字。

  「我是一個讓你能回到過去的機會。」他說。

  「什麼?」

  「你可以選擇自己,或是你身邊認識的某個人,回到過去某一個特定的時間點。」

  嗄?!該不會是我潛意識內,其實還很喜歡楊悅臨,因此在她結婚前,我居然幻想自己能回到過去,再一次把楊悅臨搶回來?

  「你到底是誰?」我又問了一遍。

  「我已經說了,我是機會,同樣的問題不要問兩次,那很浪費時間。」

  「你說什麼回到過去?騙人的吧?」

  「是不是騙人,你應該最清楚,畢竟你是曾經回到過去的人。」他說。

  咦?他居然知道?「你怎麼知道我曾經回到過去?」

  「因為我就是給你那個機會的人。」

  「可是,今天我才第一次遇上你。」

  「對啊,那你到底要怎樣?選擇自己,或是你身邊認識的某個人,回到過去某一個特定的時間點。」

  「等等啊,你來得太突然了,我一下子下不定主意。」

  「唉,你們不是常常埋怨上天不給你們多一次機會,現在機會來了,你們又猶豫不決。」

  「我已經回去一次了,你為什麼要再給我機會?」

  「沒辦法,不是我想給你的,制度是這樣。每五年派一次回到過去的機會,第一次是隨機選的,那個人要是選了自己,五年後,我會再找他,問他要將回到過去的機會再用在自己身上,還是用在身邊其他認識的人身上。如果他選了身邊人A,五年後,我就會問他身邊人A,回到過去的機會要用在誰身上,如此類推。當然他也可以選擇放棄,那我就會再次隨機挑選對象。」

  「那就是說,上一次有人選了讓我回到過去,對吧?」

  「對。」

  「那是誰?」

  「不能透露。」

  「我一定要現在決定嗎?不能給我一晚時間去想嗎?」

  「既然你猶豫不決,那就表示你不是真的希望回到過去,那我走了。」

  「等等!我已經決定了不會用在自己身上,但我不知道該不該用在她身上……」

  「上一個決定得很果斷啊,你應該學學她,爽快點決定吧!」機會說。

  「我想讓司徒靜回到還未認識我的時候,讓她到美國陪她那時候還未去世的爸爸……」

  「決定了嗎?」

  「不,等等。」

  「又怎麼了?」他有點不耐煩。「循例我要提醒你,司徒靜是你的……」他像在翻閱什麼似的後說:「女朋友。如果她回到過去了,做了點不一樣的選擇,可能就不會再遇上你,這樣也沒所謂嗎?」

  「就是有所謂,我才猶豫不決啊!」

  「快點決定。」

  「我正在想,別催促啦。」

  「機會是不等人的。」
  「再給我兩分鐘。」

  「會不會考慮用在自己身上啊?」他問。

  「不。」早幾年前給我這個機會的話,我或許會毫不遲疑地用在自己身上。可是現在,即使把楊悅臨追回來了,也許事情也會變得有點不一樣……吧?

— — — — — —

  「那要不要用在司徒靜身上啊?」他問。

  要嗎?

  我相信再來一次,司徒靜還是會選擇留在香港,不到美國去。不要問我原因,我就是知.道.。她就是那種明知自己會後悔,但還是會隨着自己的心情行動的人。

  這樣說或許有點過於自大,但我相信她會為了跟我相識,而放棄到美國去。

  既然我這樣確信着,我應該讓司徒靜回到過去,那麼,她的遺憾與後悔,也會一併破解了。

  司徒靜的遺憾是,她確信自己只要有多一次機會,她會飛到美國陪她爸爸;結果她在第二次機會中,她還是做了跟之前一樣的抉擇時,所謂「遺憾」,根本就不成立了。

  司徒靜或許會想,那個時候留在香港,這大概是命定的抉擇。

  讓司徒靜回到過去,我和司徒靜既能相識相戀,又能破解她的遺憾,可說是一石二鳥啊……

  如果沒有任何變數的話。

  最讓我糾結的是,讓司徒靜回到五年前,那時候的我,到底是選擇了入讀香城大學中文系的我,還是選擇了修讀美術的我?

  如果是前者,司徒靜幾乎不可能跟我相遇,即使她到咖啡店找我,我也不會在那裡。

  如果是後者,又會否因為一點點不能想像的原因,使我們錯過了彼此?

  就像我和楊悅臨一樣。

  我不想冒險,我不捨得。

  所以不要再催促我了啊!這怎麼可能是一件能爽快決定的事呢?

— — — — — — 

  「我放棄這個機會,你走吧。」

  「決定了?」

  我點點頭。

  「決定了?」他又問了一次。

  「是。」我說,聲音很響亮。

  「是什麼?」那是夢境外的聲音,我猛然睜開眼,媽正探頭看躺在床上的我。我摸了摸身旁的電話,上面顯示的日期是2013年10月18日。

  我的腦海裡仍然響着機會的聲音,他說:「上一個決定得很果斷啊,你應該學學她,爽快點決定吧!」然後我閉上眼睛,倏忽明白過來,那個「她」,到底是誰。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牛油
    牛油 於 15/01/2016 評論 NO. 1

    司徒靜個part太快喇掛…… 講多少少佢兩個咩地步會好啲

  • 牛油
    牛油 於 15/01/2016 評論 NO. 2

    司徒靜個part太快喇掛…… 講多少少佢兩個咩地步會好啲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