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十二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31/1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十二

  何正豪辭了咖啡店的工作,我便因此順理成章地接替他的位置。何正豪在二月最後一天飛往英國,我在三月第一天試着約會楊悅臨。

  「我想去文具店買些畫具,不如你陪我?」我問楊悅臨。

  「可是我也不懂畫具。」楊悅臨說。

  「那邊也有賣些精品,你就當陪陪我吧。」我說。
  「好吧,反正沒事做。」楊悅臨爽快的答應。

  結果楊悅臨一直站在我身邊,伴着我買畫具。她好奇地問:「這種像鋼筆的東西也是用來畫東西的嗎?」

  我朝她視線看過去:「對,這是畫漫畫的。」

  「裡面已經有墨水了吧?」

  「不,要蘸上墨後,才能用。你以為這像科學毛筆?」

  「對啊,你在小學有沒有寫過毛筆?」

  「有。怎麼了?」

  「你是用真毛筆寫還是用科學毛筆寫?」她問。
  「真毛筆。」

  「我試過偷懶用科學毛筆,結果老師發現了,罰我多寫兩篇。我到現在還不明白,為什麼老師能看出真毛筆和科學毛筆寫出來的分別。」

  「因為真的墨水會散發不同的氣味。」

  「所以老師逐本去嗅是不是真的墨水味?」

  「那我就不知道了,要是逐本嗅,他們也很忙。」我笑說。

  「那次之後,我得到的教訓是,別以為別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壞事,儘管自己以為天衣無縫,但真的會有人知道。」楊悅臨一本正經地說。我笑了。她最喜歡談教訓,讀了某本書,看了某齣電影,她最熱心於討論故事帶出怎樣的教訓。

  我最後買了一本畫水彩的畫簿和幾支畫筆。經過旅行社時,楊悅臨突然止了腳步,我問:「想去澳洲看星星?」

  她驚訝地看着我說:「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因為我們曾經談論過度蜜月的地點,你說過想去澳洲看星星。「我看你定睛看着這張海報。」我指着澳洲的那張海報。

  她笑着說:「我聽說在澳洲可以看到好多好多星星。」

  「我會帶你去的。」這句話已經溜到嘴邊,楊悅臨卻搶先說:「我有點餓,一起吃過晚飯才回去?」

  「好。」

  「去吃薯條漢堡?」楊悅臨問。

  「好。」

— — — — — — 

  楊悅臨先去佔了座,我拿着食物盤走來,在快餐店裡,我坐在她對面,看着她把薯條插進漢堡包裡,彷彿回去了我倆談戀愛的時光。楊悅臨突然問:「你有女朋友嗎?」

  不就是你嗎?

  見我沒有回應,楊悅臨又重覆了一遍:「你有女朋友嗎?」

  我搖搖頭。

  「那個紫色頭髮的女生呢?」
  「你千萬不要誤會,我們只是普通同學,碰巧都是唸美術的同學。」我澄清。

  「她很在意你呢。」

  「她只是閒着沒事做。」

  「不,女生不會因為閒着沒事做,每天跑到男生工作的地方看他。」

  「她只是碰巧做完兼職,又碰巧無聊,才每天上來。」

  楊悅臨瞪着一雙大眼睛看着我。我問:「怎麼了?」

  「你該不會還沒發現吧?」楊悅臨認真的問。

  「發現什麼?」我蹙眉。

  「我們咖啡店附近,根本沒有教人跳舞的地方。」

  「那……」我一時語塞。

  「她喜歡你啊。」

  我一怔,然後轉移話題說:「何正豪什麼時候回來?」

  楊悅臨聽見何正豪的名字,瞄看腕上的手錶說:「我得吃快一點了,我約了他九時網絡視訊。」

  「英國跟香港不是有時差嗎?」

  楊悅臨咀嚼得有點急,說話含糊不清地說:「對,相差八小時,我們約在他吃飯的時候視訊。」

  「每天如是嗎?」

  楊悅臨點點頭:「上晚班的時候,我得把手提電腦帶到咖啡店,偷十分鐘跟何正豪談談話,珍姐不會生氣吧?」

  我聳聳肩,暗裡希望何正豪那邊上不了網,或是其他意外,使他不能準時在網路上出現。然而我在楊悅臨臉上漾開的笑容裡,或是晚上躲在咖啡店的雜物室中,她喃喃的說話聲中,我可能想像何正豪每天都按時出現。

  這樣做或許有點卑鄙,可是我真的試過拔掉連接上網的線,中斷了楊悅臨與何正豪的對話。楊悅臨抱着電腦從雜物室中走出來一問究竟,我聳聳肩表示不知因由。我發現,我在楊悅臨失望的臉上,除了感到一絲內疚外,完全得不到任何東西。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