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十三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01/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十三

  我大概不會記得司徒靜給過我一張舞蹈表演的門票,要不是她每天倒數着提醒我,我也因此沒了「對不起,我忘記了」這類的藉口缺席。

  司徒靜給我的票上寫着座位在第一行,為免我看得悶了睡着,司徒靜看了又不高興,我買了一杯熱奶茶提神,可幸的是,表演還沒悶得使我要一下子把整杯熱奶茶灌進肚子裡。雖然我不懂舞蹈,但即場演奏的音樂還是動聽的。

  看了大約六、七組的表演後,我打開場刊查閱司徒靜何時出場,燈卻在此時暗了,台上只亮起一盞聚焦燈,照在一頭紫色頭髮的女生身上,她綻開一個自信的笑靨,音樂隨即響起,燈也漸漸亮起來。其他舞者穿了一身白,只有司徒靜穿了一身黑,她那梳理得整齊的髮髻,那片粉紅色的唇,均稱的身段……這個人明明每天坐在我附近,然而我好像頭一次這麼認真,這麼仔細地看她。

  最後一個樂音響過來後,台下掌聲連連,一眾舞者走出來到台前鞠躬時,有些人抱着一束花到台前,送給台上的表演者。司徒靜最後得到三束花,一束是小女孩送的,可能是她的學生;另外兩束分別是兩名我不認識的男生送的。

  司徒靜卻不甘於只有三束花,她在謝幕後沒有返回後台,反而直接走到台下,站到我跟前問我:「我的花呢?」

  「我不知道有獻花這環節。」

  「你這豬腦袋,怎麼可能不知道要獻花?」司徒靜有點生氣地說,她皺眉的樣子讓我後悔剛才有一刻覺得她很美。

  「我就是不知道,你想我送花給你,你應該早點提醒我嘛。」

  「我請你看表演,你居然連花都不買給我……這是什麼?」司徒靜指着我那本來盛着熱奶茶的空杯子問,卻又不讓我回答便說:「你連喝的都不買給我,你這個自私鬼。」

  「好了,對不起嘛,我真的不知道要買花,不知者不罪。」

  司徒靜見我態度軟化,也沒繼續罵下去。一會,她說:「我去換衣服,你在門口等我吧。」

  我本還打算回家,司徒靜卻已經轉身返回後台去。

— — — — — — 

  司徒靜出現在正門時,已經抹掉臉上誇張的妝容,換上平日的裝束,只是束起的髮髻沒有放下來。我問:「還有其他活動嗎?」

  「吃糖水。」司徒靜微笑說,她的心情似乎已經緩過來。

  我和她隨便的找了間不用等位的糖水店,點了餐後,我問:「吃完糖水之後沒有其他活動了吧?」

  「你很不情願跟我一起嗎?你沒看見剛才送花給我的那兩個男生?他們很想跟我吃糖水,但我拒絕了。」

  我笑說:「他們也是被逼送你花吧?」此時我才發現司徒靜兩手空空。「你的花呢?」

  「送給別人了。」

  「既然你最後也會扔掉那些花,又何必堅持要我送呢?想要收花那種虛榮嗎?」

  「才不!如果你送的話,我會買個花盆,好好栽種它。但事實是,我連粒種子都沒收到。」司徒靜嘟着嘴巴說。此時,侍應端來我點的芝麻糊。

  司徒靜遞給我湯匙,我接過去後想起楊悅臨的話:「你說謊騙我了吧?」

  「什麼?」

  「旺角根本沒有教跳舞的地方。」我覆述楊悅臨的話。

  「哦?你這個遲鈍鬼居然發現了?對啊,我在銅鑼灣教跳舞的。」

  「那你怎麼每天到旺角來?你該不會暗戀我?」我開玩笑。

  「對啊。」司徒靜平靜也說。

  「我說笑而已,你不用認真答。」我欠身讓侍應端來司徒靜點的木瓜西米露。

  「不然我怎麼每天到咖啡店看你,又請你看我跳舞?」

  「你只是閒着沒事做吧?」

  司徒靜瞪着眼睛,咬牙切齒地說:「我很忙的。」

  「你喜歡我?我們才認識幾個月。」

  「你在咖啡店也只工作了幾個月,你也喜歡上你女神。」

  「這怎麼一樣?」

  「有什麼不同?」

  「我從很久以前就已經喜歡楊悅臨。」

  「你們是中學同學?」司徒靜問。

  「不。」

  「小學同學?」

  「不。」

  「那你怎麼認識你女神?」司徒靜不解地問。

  「就算我告訴你,你也不會信的。」我說。

  「你就說說看嘛。」司徒靜鍥而不捨地問,她鐵下心要知道答案。

  「就算我告訴你,你也不會信的。」、「你就說說看嘛。」這兩句說話來回交替好幾次後,我有點煩厭,便說:「我是未來的人,我本來已經跟楊悅臨走在一起了,但不知怎的,突然一天我起床後發現,自己回到五年前,回到還未認識楊悅臨的時候,因為我做了一個不一樣的決定,我們沒有走在一起,但她本來是我的女朋友啊,我當然要追回她。」

  司徒靜手持的湯匙懸在空中,看見她目瞪口呆的樣子,我補上一句:「我就說你不會信。」

  「我真沒想過你那麼喜歡她,你喜歡得……都瘋了。」

  「是啊,我是瘋的,所以我不會喜歡你,你死心吧。」

  「我就是喜歡你瘋的一面。」司徒靜說。

  「你好像比我更瘋。」我笑說。

  然後我們沉默地低頭吃着自己的糖水,不久,司徒靜按捺不住掩着嘴巴,笑着問:「你不覺得這裡的糖水很難吃嗎?」

  「我見你吃得津津有味,才沒作聲。」我笑着說,放下了湯匙。

  「我們幹麼勉強自己?不好吃就不要吃啊,Let go。」

  「幹麼突然說英文?」

  「你不覺得Let go這個字說起來挺酷的嗎?」

  「能真正做到才算酷吧。」

  至少我還未做到。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