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十五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04/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十五

  我頻繁地出現在大學的結果是,楊悅臨似乎漸漸把我當成大學同學,她開始會跟我談起大學的事,例如下星期二晚上會舉行宿舍籃球比賽。

  「不過我的宿舍應該會輸。」楊悅臨說。

  「為什麼?」

  「我們宿舍女生人數比較多,沒有足夠的球員啊。」
  「接受外援嗎?」

  「誰願意特意到香城大學為不認識的人打籃球比賽呢?」楊悅臨問。

  我指着自己。只要你高興,仗我也願意為你打。打一場籃球,算得上什麼?

  沒料到對手居然是我以前住的那宿舍,隊長還是我以前的室友。也慶幸對手是我認識的人,我沒忘記他們的打球的方法,加上我本來技術就很不錯。在楊悅臨替我打氣的聲音下,我們這一方勝了。

  楊悅臨遞給我毛巾,我喘着氣,胡亂地擦了擦額上的汗,楊悅臨再遞給我已拉開拉環的可樂,並接過我手上的毛巾,替我拭掉頸後的汗水。

  還有比現在更溫馨的時刻嗎?
  楊悅臨向我露出仰慕的眼神說:「沒想到你除了畫畫,打籃球也很厲害。」

  誰來告訴我,還有比現在更溫馨的時刻嗎?

  這場面溫馨得讓我有種不真實的感覺——我甚至覺得,要是現在跟楊悅臨表白的話,說不定她會答應我。

  「楊悅臨。」喊起楊悅臨名字的,是她的室友林穎怡。楊悅臨把毛巾掛在我的脖子上,朝着林穎怡站着的位置走過去。林穎怡指了指她的手錶,楊悅臨想起什麼似的,跑回來跟我說:「我有事,要先回宿舍,先走了。」

  「我替你打贏了球賽,你這樣扔下我?」我問。

  楊悅臨不好意思的說:「我下次請你吃飯好嗎?」看着她懇求我的樣子,我的心都軟了。

— — — — — — 

  後來,我還沒吃到她請客的那頓飯,楊悅臨卻跟我說起另一件事:「自來已經一星期沒到過涼亭。」

  「可能只是去附近玩了吧?」我說。

  「牠去玩,也會吃東西,可是我放在涼亭的食物都原封不動。」

  「可能有其他人餵牠了吧?」

  「我怕牠出了什麼意外,你要陪我到山上找牠嗎?」

  山頭這麼大,能找到那麼小的一只貓嗎?看着楊悅臨憂心忡忡的表情,我卻閉上嘴巴,陪她到山頭找貓。找到一隻黑色的膠靴,找到一個黑色的膠袋,偏偏沒找到那只黑色的貓。

  我安慰她說:「可能有人收養牠了。」

  楊悅臨嘆了一口氣說:「但願如此。」

— — — — — — 

  知道楊悅臨想念自來,我在文具店買了一個黑貓的擺設,木頭雕成的,畫得非常細緻的擺設。把擺設倒過來看,黑貓的肚子上還刻上「Love you」的字眼,這算不算是含蓄的表白?

  「送你一件東西。」我把黑貓擺設放在楊悅臨圍裙的口袋裡。

  楊悅臨從口袋裡把禮物抽出來,說:「很可愛,很像自來呢。」她把擺設翻轉,讀了黑貓肚子上的兩個英文字,她一愣,後來才回個神來,微笑說:「這個我不能收下。」

  「已經送出去的東西,收不回來的。」我說。

  「可是我真的不想要這東西。」

  「你才剛說它很可愛。」

  「可是……」楊悅臨搓揉着她的脖子:「看着這擺設來懷念自來,感覺就像自來已經死了。」

  她在說謊。她臉上那不自然的神情告訴我,她在說謊。她明明是看到黑貓肚子上的字,才反口說不要的。

  可是我找不到話反駁她。

  結果楊悅臨還是把那黑貓擺設交回我的手裡去。有客人招手想下單,她一個箭步走上前,脫離窘境似的步伐。我把黑貓擺設握緊,心裡一陣酸,好不容易拉近的距離,突然又拉得遠遠了。

  明明那時候,我們的心靠得多近。你喜歡我,我喜歡你,多麼簡單的事,現在因為多了一個何正豪,事情就變得這麼難。

  連收下我送的東西,都彷彿為難你了。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