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十八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09/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十八

  司徒靜從美國回來的第一天,送給我一件美國買回來的灰色衞衣。

  「居然還給我手信?」收下那一刻,我不能說我不高興。

  「你有沒有後悔的事?」司徒靜突然問。

  「嗄?」我總是抓不住她打開新話匣子的節拍。

  「你有沒有後悔的事?」司徒靜又問了一次。她的樣子有點累,或許是還沒調節好時差。

  「怎麼可能沒有?」我反問。楊悅臨的樣子浮現在我的腦海裡,我後悔選讀了中文系,現在卻又後悔沒有選讀中文系。

  「我有。」司徒靜說。這時我才知道司徒靜是有話要說,才打開這新話題。「我看到我爸爸的遺容,那張臉已經不是我印象中的模樣,他瘦了好多,因為他患的是胃癌吧?我叔叔說他死前一個月幾乎沒有吃過東西。」

  我找不到恰當的對答,只好沉默。

  「其實我在一年前已經知道他有末期胃癌,叔叔說,爸爸想我到美國陪他,可是我沒有去。」

  我想起司徒靜說過,她媽恨死她爸:「因為你媽?」

  司徒靜搖搖頭:「他們在我十二歲那年離婚,因為爸爸有外遇,可是我不恨他,我說真的,我真的不恨他。我對我爸的印象,只有他帶我買雪糕、帶我去冒險樂園、教我畫畫等等這些片段。

  爸媽離婚後不久,爸爸就到美國去了,在一間報社畫諷刺漫畫,我們便斷了聯絡。叔叔告訴我爸患病,要我過去美國時,我其實想去的,可是我又怕,我們見面後又可以說些什麼呢?問他跟媽離婚後生活如何?答應他我會好好地活下去?討論他的葬體怎麼安排?你知道嗎?我甚至沒有給我爸寫過一封信。」

  「你現在寧願那時候的自己,飛到美國陪他最後一程了吧?」我說。

  司徒靜點點頭:「我現在想到,其實我們可以什麼都不說,我只要坐在他身邊陪着他。」

  「但即使你當時去了,也可能發生其他讓你後悔的事,不可能事事完美。」我試着安慰她。

  司徒靜想了想後說:「如果那時候去美國,我就來不及報讀這美術課程。」

  「也不是什麼損失吧,你喜歡的是跳舞,不是美術。」

  「如果我飛到美國的話,那我就不會認識你了。」

  「這樣的話,你應該更後悔當時沒有飛去美國?」我開玩笑。

  司徒靜也笑了:「其實後悔也沒用,反正已經過去了。我也只能活好現在,讓將來的自己不會後悔。」

  「你的心情轉換得是不是有點快?才剛把氣氛弄得那麼慘,現在又突然變得積極向上,很難捉摸你的情緒啊。」

  「這就是樂觀。」司徒靜說。「我不可能以後每一天都在埋怨自己,日子還是要過。」

  「你知道嗎?你真是有點神經質。」我說。

  然而我把司徒靜的話一字不漏地聽進去了。

  既然我無法再次回到過去,無法扭轉楊悅臨的心意,我也只能活好現在,讓將來的自己不會後悔。

  放棄與楊悅臨認識的機會,報讀美術課程,那是因為,我的夢想是成為插畫家。如果連插畫家都當不成,我也找不到理由原諒自己。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