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十四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03/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十四

  我開始不安份於只在咖啡店才能與楊悅臨共處,我想擠出多一點與她相處的時間。這樣,或許我的勝算又能高一點。

  我在網上下載了香城大學中文系的上課時間表,大學一年級的楊悅臨會選修哪些課程呢?我用黃色熒光筆,在「創意寫作」劃上一筆,「香港文學」又劃上一筆,「明清戲曲」再添上一筆……「音韻學」?我想起那些廣東話聲母、韻母,一陣想吐,楊悅臨卻喜歡研究這些,因此也在「音韻學」上塗了黃色。

  然後我再仔細看那些塗了顏色的課程的上課地點。很好,全部演講課都在禮堂進行,即使多了我這個外校生,也不顯得太突兀。

  我以前不是嘲笑過那些沒選修該課程,卻又來上課的同學:「唏,你不覺得這樣很浪費時間嗎?」

  沒想過,現在的我也會在課餘時間,只要趕得上到香城大學,都來上那些已經與我無關的課。

  「余至銘?」楊悅臨發現我了。雖然她住在距離學校不遠的宿舍,可是她總堅持穿戴整齊地上課。今天她穿了米白色的長袖薄上衣,一條黑色的牛仔褲,腕上掛着一件淺藍色外套,另一手抱着筆記本和筆袋。我看她看得出神了,儘管我不喜歡中文系的課程,可是還是有值得我懷念的大學時光。

  楊悅臨坐在我身旁,詫異地問:「為什麼你在這?」

  「體驗一下大學的生活。」我聳聳肩。

  楊悅臨顯然不接受我的答案,她蹙着眉說:「你不是說過,不喜歡唸中文嗎?」

  這下子我倒窘了,只好胡亂說點什麼:「你也知道嘛,我畫畫,也算是做創作的,最重要的是,要有接納不同事物的心,因此……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的話亂成這樣,楊悅臨竟然還能接下去:「就是想開放自己的心之類嗎?」

  「對。」我隨便說,只要楊悅臨覺得合理就好。

  楊悅臨滿意的點點頭:「說不定你會喜歡上這門課呢。」

  才不,要不是為了你,我寧死也不願再上這門課,這可是我最討厭的音韻學。

— — — — — — 

  教授比預定時間遲了五分鐘到場,他有點着急地下樓梯到台前,上台後立即坐在椅子上。
  「教授的外套穿反了吧?」楊悅臨突然說,她看見教授那件黑色的冷外套上,縫上去的白色標貼。

  看着教授穿反的外套,看着他坐下的那張木椅子,他開始授課,也開始把身子往後傾,椅子伴着往後翹。我想到一些事情,問楊悅臨:「要打賭嗎?」

  「打賭?」

  「打賭教授的椅子會不會往後翻?」

  「哦,你太不認識他了,他每節課都會翹椅,但他會技巧,不會跌倒的。」楊悅臨說。

  「那要不要賭?一頓午飯?」我問。

  「好啊。」楊悅臨自信滿滿地說。

  然後我們的視線專注地落在教授坐着的那張椅子,那兩只支撐着教授的椅腳。下一刻,教授倒過去了,兩腳朝天的倒過去。

  一片寂靜。

  我和楊悅臨跟在座其他同學一樣,緊緊抿着嘴,忍着沒笑。待教授緩緩站起來,安份地坐在椅子上,繼續講課時,楊悅臨先說:「居然敗給你了,你怎麼知道的?」

  「猜的。」事實是,我不是第一次看見教授跌倒。

— — — — — — 

  下課後,十二時半,楊悅臨提議到外頭吃台式鹵肉飯,我說不如吃薯條漢堡,她點點頭。路上遇上很多我認識的,但他們不認識我的同學,他們跟楊悅臨打招呼,卻疑惑地看着我,楊悅臨解釋:「他是我的朋友。」

  吃了東西後,我建議到附近賣影碟的店舖逛一逛,那是我和楊悅臨那時候,終於打開話匣子的地方。楊悅臨卻面有難色地說:「你有東西要買?」

  「怎麼了?下午還有課嗎?」我問。

  「不,有點比上課還要緊的事。」她說。

  我好奇:「什麼事?」

  「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她問。

  要,當然要。你去那裡我都會跟着你。

— — — — — — 

  結果她在超級市場買了一盒罐頭,然後帶我到學校附近一座小山上,那兒立着一個已經褪了色的涼亭。我在香城大學唸了三年書,不曾到過這涼亭來。這裡……很有幽會的氣氛。

  楊悅臨怎麼帶我到這裡來?從這兒張望四周,沒有人的蹤影。圍着涼亭的,是雜生的草叢。或許這是適合我向楊悅臨表明心意的地方?我看着楊悅臨,她卻逕自忙着朝四周的草叢喊叫:「自來。」我聽得困惑了,自來?「自來是什麼意思?」

  楊悅臨笑着說:「那是貓的名字。」此時我才發現她剛才買的罐頭上有貓的模樣。

  「我們來找貓嗎?」

  「來餵貓,不過牠可能走到別處玩了。」

  「怎麼會上來餵貓呢?」

  楊悅臨微笑說:「因為在這裡遇上自來,但又不能把牠帶到宿舍裡養,只好每天來餵牠啊。」

  「為什麼叫牠自來?」
  「何正豪改的,他說牠是自來貓,所以叫牠自來。」我不禁納悶,何正豪改名字的品味,為何會這麼差?

  「所以,你們在這裡遇上自來?」

  「對。」

  「你們為什麼來這裡呢?」

  「約會啊。」楊悅臨笑得更甜。

  我突然想到,在過去的某一天,何正豪或許坐在我現在坐着的位置,輕輕托起楊悅臨的下巴,有點笨拙地吻她的模樣。想到這,我衝口而出說:「這涼亭也太舊,應該拆了它吧?」

  「喵——」的一聲,一只黑貓在草叢裡探頭往外看。楊悅臨高興地喊牠:「自來。」以流浪貓而言,自來不算髒,牠那像波子的眼睛盯着我們看了一會,然後跳到楊悅臨身旁,用牠的頭摩擦着她的大腿。一只愛撒嬌的貓。看着楊悅臨滿臉疼愛地摸着自來的頭,我說:「我不知道你喜歡貓。」

  「我當初不喜歡的,但每天伴着何正豪來餵貓,就漸漸喜歡上了。日子有功。」

  每天見面,很容易蘊釀出感情的。我懂。不過,可否不要每時每刻都提着何正豪呢?

  之後,我偶爾會陪伴楊悅臨到涼亭餵飼自來,有時是中午,有時下午,有時黃昏,不一定每次都遇到自來,沒遇上牠的日子,我們坐在涼亭上聊天。一次,我正在說話時,楊悅臨打了個呵欠,我打趣說:「我說話這麼悶嗎?」

  楊悅臨笑着說:「不,只是有點睏而已。」

  「如果覺得我說話悶,直接告訴我,我也有很多有趣的話題。」

  「不,你是我遇過最有趣的人了。」她說。

  「是嗎?怎麼說?」楊悅臨要讚我了,我當然洗耳恭聽。

  「第一次有人教我吃薯條漢堡。」

  「對,發明吃薯條漢堡的都是天才。還有呢?」我說。

  「你有時候好像能讀通我的心思般,例如你竟然知道我喜歡吃熊仔軟糖。又例如,有一次我在看澳洲的海報時,你還說得出我想看星星。那張海報上的照片,明明是藍天碧海,你卻說星星。」

  「因為讀心術不難啊。還有呢?」我開玩笑。

  「差不多就這樣吧。」

  「只有這麼少?我優點不止這麼少吧!」

  楊悅臨笑着點點頭:「還有的,你說話也很有趣。」

  「簡單而言,就是幽默風趣。」我聳聳肩,聽得樂了。

  「你也是很善良的人。」楊悅臨說。

  「是嗎?」我可是一直想拆散你和何正豪。

  「是的。」她卻肯定地說。

  「既然我這麼好,如果,我比何正豪更早出現,你會喜歡上我嗎?」我突然問。

  楊悅臨笑着迴避:「哦?這不是有趣的話題喔。」

  我說:「假設的問題,都是有趣的問題。」
  楊悅臨想了想,最後說:「我不想答,我不喜歡這種有背叛意味的問題。」

  夕陽下,我卻看見了希望。楊悅臨會想到背叛,大概是因為她的答案。「如果我比何正豪更早出現,你會喜歡上我嗎?」她想到的,應該是,會吧?不然哪來的背叛意味?

  「我想你會的。」我語氣肯定地說。

  楊悅臨別過臉:「我也發現你的缺點,你有點自大。」

  「不,我只是在說實情。」

  楊悅臨邊低頭收搶自來吃光的罐頭,邊說:「實情嗎?實情就是何正豪比你更早出現。」

  我想反駁她,她卻站起來說:「回去了。天黑了的話,路不好走。」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