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二十三(結局)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22/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23

  司徒靜穿了一條黑色連身及膝裙,紫色的頭髮束成髮髻盤在腦後,在熙來攘往的地鐵站內,我一眼就認出司徒靜。

  「穿這麼單薄,不冷嗎?」我問。

  「還好。」

  「又不是你結婚,穿這麼漂亮幹嗎?」我笑說。

  「我怎麼穿都比你女神漂亮啊。」司徒靜聳聳肩。

  我沒好氣的說:「不是說不會妒忌嗎?」

  「我現在不是很大方地送上祝福嗎?我可是封了一千元禮金呢!」司徒靜笑着說。「哪個出口?」

  我低頭看何正豪寄給我的請帖,說:「C出口。」

— — — — — —

  我們沿着請帖上的地圖走,不久便到了酒店。門口放了何正豪和楊悅臨的結婚照,以往我不曾想過,楊悅臨的結婚照上,站在她身旁的不是我。司徒靜拉住我的手,往接待處走去,我們交了禮金,簽了名,便到安排的位置坐下。

  同桌的,我只認識司徒靜,司徒靜也只認識我。坐在我們身後的,是中文系的同學。我和司徒靜自得其樂地呷了一口紅酒,一起看着熒幕上播放着的短片——早上何正豪接新娘時,姊妹們玩弄新郎和兄弟團的短片。

  七時許,楊悅臨挽住她爸爸的胳膊,從門前走到台上,何正豪的笑容有點僵硬,大概是緊張吧?他緩緩接過楊悅臨的手。我從熒幕看到他們放大了的臉,楊悅臨在笑,她的嘴角在笑,她的眼睛也在笑。

  一輪我不感興趣的儀式過後,主持要何正豪說說話,何正豪接過咪高峰,明顯地看到他吞了一口口水,他終於說話了:「多謝各位來我和楊悅臨的婚禮,多謝各位,我寫東西還好,叫我說話,我真的不在行。」

  台下響起零碎鼓勵的掌聲。

  「我要多謝楊悅臨,遇上她是我遇過最幸運的事,我常常四處飛來飛去,有時候連一些特別日子也沒法抽空陪她,但她還是支持我想做的事,我想沒有多少女生有這樣的胸襟。不過反過來說,其實我也只跟楊悅臨這一個女生拍過拖。」

  台下一陣笑聲。

  我啐了一口。何正豪,你明明很會說話,你這番話也很明顯是經過一番鋪排。

  何正豪的眼睛紅起來:「如果沒有她的包容,我或許就當不成旅遊作家了。所以我真的很感謝你,楊悅臨。」何正豪哭了。

  不,即使沒有楊悅臨,你還是會當上旅遊作家。但我當然沒有說出這掃興的話。

— — — — — — 

  看着穿着白色婚紗的楊悅臨紅了眼眶,我想起畢業後我跟楊悅臨渡過的第一個聖誕節。那時我們坐在尖東海旁,我說了點關於工作的嘮叨,楊悅臨突然問:「如果可以重新讓你選一次,你還會選擇唸中文系嗎?應該不會吧?」

  「肯定不會。我會讀美術,或是電腦繪圖之類的。」我說。

  楊悅臨認同地點點頭:「這才是你真正喜歡的東西。」

  「可是,這樣的話,我就不會認識你,也不會跟你在一起。」我說。

  楊悅臨想了想,微笑說:「你會想辦法追回我,對吧?」

  當時我明明重重地點頭答允,可是現在我卻只能無力地說,我沒法把你追回來。

— — — — — — 

  「喔!有東西吃了。」司徒靜說。侍應正把乳豬送到桌上。司徒靜先替我挾了一片乳豬,及後替自己挾了一片。

  一會兒後,我離席上廁所,遇上返回新娘房的楊悅臨,她微笑跟我說:「好久不見。」

  「近來我看了一齣很好看的電影。」

  「是嗎?」

  「內容是男主角在職場上不得意,他向女主角說,他後悔大學時選讀了英文系,他喜歡的明明是演戲。女主角一天晚上造了一個奇怪的夢,她夢到一把聲音,跟她說,她可以選擇讓自己,或是讓她身邊認識的某一個人,回到過去某一個時間點,你知道女主角怎麼選擇了嗎?」

  我看得出楊悅臨聽出興味來,她睜着眼睛說:「我想,她應該會選擇讓男主角回到上大學前,讓他放棄英文系的學位,而改讀一些關於演技的課程?」

  我點點頭:「可是那把聲音告誡女主角,如果讓男主角回到那個時間點,男主角可能做了點不一樣的抉擇,那麼,男主角就不會認識她,她們也可能不能走在一起。你認為,女主角還會讓男主角回去嗎?」

  楊悅臨答得果斷:「當然啊,演戲才是他的夢想,女主角當然不能礙着他。」

  「所以,你猜女主角會爽快地說,讓男主角回到放榜那一天吧?」

  楊悅臨有點猶豫:「我不知道女主角會怎樣做,但如果是我的話,我會爽快地說,讓他回到放榜那一天。」

  「即使你們可能不會在一起?」

  「這也是愛的一種方式,不是嗎?」

  我有點想哭。

  「那女主角真的讓男主角回去了嗎?」楊悅臨問。

  「是。」

  「男主角最後選擇演戲了吧?」

  「是。」

  「那太好了。」楊悅臨高興地說。「他有沒有再遇上女主角?」
  「有。」

  「他們還是一起了吧?」

  我搖搖頭。

  「噢。」楊悅臨婉惜地說。「也對啦,不可能事事如意。但,至少她幫助男主角圓了夢。」

  新娘房內的人催促楊悅臨說:「要進來換裙了。」

  「我要先進去了。」楊悅臨說。

  「謝謝你。」我說。

  楊悅臨有點愕然,然後綻開笑容說:「我才應該謝謝你,我到現在還吃着薯條漢堡呢。」

  「這對比你所做的,實在說不上什麼。」

  楊悅臨皺着眉:「我好像……只陪你去買過一次畫具吧?其他的,都是你為我而做的。」

  「其實你陪過我好多好多次,次數太多,你都忘了。」

— — — — — — 

  我在門縫中看見楊悅臨露出疑惑的表情,新娘房門終究關上了。那是我們最後一次單對單的對話,我始終沒能跟你說:謝謝你這樣愛過我。我的思緒又回到那一年的聖誕,你說:「你會想辦法追回我,對吧?」我點點頭。那年聖誕只有十度,海風吹來,你口裡冒着白色的煙說冷,我說把你的手伸進我口袋裡吧。你伸進來,摸到一包熊仔軟糖,你高興地說,你最喜歡熊仔軟糖。我問,有多喜歡呢?你答,如果將來失憶了,只要我吃到熊仔軟糖,都會記起你,這種誇張的程度。

  我想,那時候,你是真心相信我能追回你。我也曾經以為,熊仔軟糖就是讓你記得我的媒介。然而那個聖誕節凌晨,你咬着熊仔軟糖,但心裡惦記着的,已經不是我了。我也是在那夜,做好可能要失去你的準備。

  你只能專一做一件事,你不能邊吃東西邊看戲,你也不能同一時間愛上兩個人。

  而何正豪已經搶在我之前,佔了那個位置。

  雖然我還是徒勞無功地掙扎過。
  
  楊悅臨換了另一條紅色的長裙走到台上,這次換成她握着咪高峰發言:「我想跟大家說,我對大家的祝福。」這明明是大家祝福你的場合啊,怎麼變成你祝福別人了?

  「如果你找到喜歡的人,而你們又能走在一起,你們一定要好好珍惜,因為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我祝福大家都幸福快樂。」楊悅臨微笑說。

  掌聲響起。大學同學梁啟生帶領起閧:「何太!」他大概喝酒喝得多了,叫聲有點刺耳。

  「有必要叫得那麼誇張嗎?」司徒靜悟着一邊耳朵說。

  「真想在他的紅酒杯裡下點老鼠藥,對嗎?」我開玩笑。

  「在你女神的婚禮上搞出人命,這樣好嗎?」司徒靜笑着問。

  「她已經是別人的女神了。」我握住司徒靜的手說。


(全文完)


— — — — — —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人在這裡,從故事chapter 1看到結局,如果有,真的很感謝支持!
如果喜歡我寫的故事,可以like我的FB Page(講個故事你聽),支持下!多謝!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