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五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22/1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5
  
  我正期待着下個月活地亞倫的電影上映。很多人都喜歡他的電影,可是這一齣對我而言,卻有着特別的意義。

  我和楊悅臨並不是一開始就能無拘謹地談天說地,她是慢熱的人,跟她還未熟絡起來的時候,她的話總是一句起,兩句止。

  直至我們一行五人吃過午膳後,走到賣影碟的店舖閒逛時,我執起一隻活地亞倫的電影,跟站在我身旁的她說:「這齣好看啊。」那是《迷失決勝分》。

  她認同的點點頭,笑着說:「我也喜歡這齣。這齣你看過嗎?」她指了指《遇上塔羅牌情人》,我點頭:「但我覺得一般。」她說:「我也這麼覺得。」

  終於找到共同的話題——她也喜歡電影。我邀請她到我的宿舍看從圖書館借來的電影,我還特地買了一堆零食打算邊吃邊看,豈料楊悅臨不是能一心二用的人,看電影時總是專注看電影,每次我向她遞上薯片,她的眼睛沒瞧我一眼便搖搖頭說不。

  見她願意邀約,我也愈來愈大膽,有時候約她吃晚飯,有時候藉詞想找人陪我去買洗髮水之類,她有時去,有時不去。可是我想當時的她對我應該有好感,我從她看我的眼神就知道了,真的。是沒有什麼根據,女人相信直覺,男人也有感應好不好?

  「余至銘,你看,活地亞倫有新電影。」楊悅臨遞上雜誌給我看。

  她還不是對我有意思?特地跟我說活地亞倫有新電影,還不是想約我去看嗎?女生還是會害羞嘛,那就讓我開口吧:「要不要一起看?」

  楊悅臨說:「好啊,我也想看。」

  我們相約在星期五晚上看電影,為免屆時買不到票,我已經預先到電影院排隊買了票。楊悅臨笑瞇瞇的說:「沒想到你還挺細心的。」對啊,只限對你才這麼細心。我曉得楊悅臨不喜歡邊吃邊看戲,因此也省下買爆谷的步驟,直接入場。

  戲看了一半,我轉頭看楊悅臨的側臉,她正專注地看着熒幕,看她專注的神情,我突然想作弄她,看看她會不會因此而分神。於是我用手指戳她的掌背,她沒看我一眼,只微微皺着眉,「嗯?」的一聲。

  我又戳她一下,她總算看着我了,問道:「怎麼了?」

  我沒回話,再戳她一下,她笑說:「別戳了。」一手抓住我的食指。我的心跳在那一瞬間突然加速起來,像充氣般為我鼓足勇氣,我竟然反過來握住她的手。她沒說話,也沒縮手,眼睛卻看回熒幕,我們就握着手,看畢全齣電影。

  我們就這樣走在一起,就因為我戳她的手背,她抓住我的手指,我們就一起了。我甚至沒想過當天要跟她表白,那時候也沒有適合表白的時機,但我們就這樣走在一起了。

  雖然簡單,但我不會忘記這重要的時刻。

— — — — — — 

  這時空的楊悅臨當然不會記得,我和她之間有過這樣一段回憶,可是我還是相信,活地亞倫這齣電影會為我帶來好運。電影上映第一天,我立即排隊購買,還故意選當時去的那一間戲院。

  今天恰巧那個礙事的何正豪沒有上班,我趁着咖啡店打烊後,站在收銀機旁,掏出兩張戲票問楊悅臨:「我碰巧有兩張活地亞倫電影的戲票,下星期五一起去看吧?」

  楊悅臨有點意外,畢竟我們才認識一星期,我這突如其來的邀請也太突兀了吧?但我不管了,活地亞倫啊!你要幫幫我!

  楊悅臨說:「我想……這好像不太好吧?」

  我焦急起來:「不,沒什麼不好的,反正戲票多出來,沒人看也是浪費,而且你又喜歡活地亞倫。」

  楊悅臨皺眉說:「我不喜歡活地亞倫啊。」

  嗄?什麼?我沒聽錯吧?你是誰?你是楊悅臨啊,怎麼可能不喜歡活地亞倫!「不,你超愛活地亞倫。」我肯定地說。

  楊悅臨眉頭皺得更緊了:「為什麼說我喜歡活地亞倫呢?」

  這是什麼爛問題?「因為你真的喜歡他。」

  「你怎知道的?」楊悅臨眼裡帶着懷疑。

  對了,這時空的我不應該知道她喜歡活地亞倫的電影啊……我只好含糊過去:「因為……誰不喜歡活地亞倫呢?」

  楊悅臨點點頭。她居然把話聽進去了。

  「那要不要一起去?」我問。

  「下星期五嗎?那天我剛巧有事。」楊悅臨說。

  又怎樣了?一會兒說不喜歡活地亞倫,一會兒說有事,是在拒絕我嗎?喂,我可是你迷戀了五年,又帥又風趣的余至銘啊。

  「那事重要嗎?不能改到另一天?」我問,心裡正在生悶氣,還有什麼事比看這一齣電影重要呢?

  楊悅臨頓了頓,說:「那天是何正豪生日,我們一群大學同學跟他慶生。」她不是在說謊,她說謊時的表情不是這樣的。所以,這是真正拒絕我的理由。

  「那天是何正豪生日嗎?我們一場同事,我也想去。」

  楊悅臨有點為難的說:「可是我們這邊都是大學同學,你不認識的。」

  那些大學同學,我怎麼可能不認識?中文系的同學,我很熟啊!「沒關係啦,大家年紀差不多,聊一聊就熟了。」

  「但你要看電影,不是嗎?」楊悅臨指着我握在手中的兩張戲票。

  我當場把戲票撕掉,說:「同事生日當然比較重要。」

  老實說,我也不明白為什麼要把戲票撕碎,楊悅臨也露出不解的眼神,大概覺得我奇怪吧?那一刻我只想到,不能讓何正豪有機可乘,我一定要在現場看牢他們二人,不能讓他們獨處。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