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八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26/1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八

  因為我不是受薪員工,除了珍姐指定星期六、日必須上班四小時外,星期一至五上班時間完全自由。因此我可以跟着楊悅臨上班的時間上班,要是何正豪沒排班就更好。

  這天我又逃課,跟着楊悅臨上中午班。午飯時間人多,我們忙得團團轉,珍姐特意造了漢堡包和炸薯條作下午茶慰勞我們。我們坐在卡座,面對面,她低頭倒蕃茄醬,我突然想到方法吸引她注意。

  「有沒有吃過薯條漢堡?」我問。

  她抬起頭看着我,然後搖搖頭。

  我揭開上層的漢堡包,放了幾條薯條在肉排上,把包放回去,咬了一口,同時吃到薯條和漢堡。

  「這樣好吃嗎?」她笑着問。

  我吃得滋味地點點頭:「你也試試看。」

  她搖頭說:「不,太奇怪了。」逕自拿了一條薯條放進口中。

  「你吃吃看,你敢保證你一定喜歡。」我把我吃過的薯條漢堡遞到她面前。

  她受不了似的說:「好了好了,我吃我自己的就好,把薯條夾在漢堡裡面嘛……」她邊說邊做着我剛才的動作,然後吃了一口。

  「怎樣?好吃吧?」我問。

  她笑着點點頭:「還很方便,咬一口,可以同時吃到漢堡和薯條。」

  「我就說你會喜歡。」之後你還會常常吃薯條漢堡。「你嘴角沾了東西。」我想伸手用紙巾替她拭掉嘴角的茄汁,她本能地把身子往後退,用紙巾擦掉了。

  對啊,我們身分不一樣了。

  「對了,余至銘,你現在在哪兒讀書?」她問。

  「我在技能訓練學校讀美術,今年一年級。」我說。

  「那麼我們同年喔,你擅長畫畫?」她問。

  我點頭,吸了一口冰奶茶。我還常常畫畫送給你的,楊悅臨。

  楊悅臨突然坐直身子,從圍裙口袋裡拿出下單紙及原子筆,微笑着問我:「能不能畫我的樣子?」

  我爽快接過筆及紙。這有什麼難的?你的樣子,我已經畫過幾十遍,就算我閉起眼睛,我都可以把你頰上的痣的正確位置畫出來。於是我一手咬着薯條漢堡,一邊把她的樣子描繪出來。

  她接過我的完成品後讚許地說:「畫得不錯,你選讀美術真沒錯。」

  「應該比中文適合我吧?」我說。

  「嗯?」她揚起眉毛。

  「我本來是你的同學,我派到香城大學中文系。」

  她瞪大眼睛問:「真的嗎?」

  「對,可是我答應過某人,如果能二選一,我會放棄中文系,選讀美術。」老實說,我把此話說出口時,有點期待能喚起她的記憶——如果她擁有那段記憶的話。

  她卻事不關己的點點頭說:「我覺得中文系的內容很有趣,不過也有人覺得悶,不是人人喜歡。你喜歡畫畫,選修美術也是對的。」

  如果能跟你在一起,事情就更完美了。

— — — — — — — 

  掛在門上的風鈴響起來,有客人上門,楊悅臨站起來想上前招呼,我卻止住她說:「不,我認識的。」便代她上前。

  「你怎麼來了?你該不會知道我在這兒當兼職吧?」我低聲問。今天司徒靜把她那頭紫色的長髮束成髮髻,盤在腦後。

  司徒靜沒待我招呼,便一個屁股坐在一張木椅子上,說:「請我喝杯咖啡嘛。」

  「店不是我開的,我只是來打工,哪有權請你喝咖啡。」說罷,我把餐牌塞進她手裡。

  司徒靜啐了一口,說:「吝嗇鬼。我要冰Latte。」她沒瞧餐牌一眼,便把它塞回我手裡去。

  我把下單紙遞給水吧的珍姐。回頭看,司徒靜正盯着我看,問道:「怎麼了?你怎麼上來?」

  司徒靜指了指坐在角落,喝着熱咖啡的楊悅臨問:「那就是你女神?」

  「你來就是為了看我女神?你也太閒了吧?」

  「原來你喜歡清純的女生喔,黑長直頭髮,應該也沒化妝吧?」司徒靜托着腮,定睛看着楊悅臨。

  我怕楊悅臨察覺司徒靜看她,便用身子隔開司徒靜的視線。「不用你來評論,沒什麼事,喝了東西後趕快走。」

  司徒靜嘟起嘴巴說:「你這沒良心的傢伙,我來是提醒你,明天一定要上卓教授的課!今天我替你簽到,豈料他居然數人頭,還說數目不對,嚇得我直冒汗!他還說明天開始點名,所以我再也不能替你簽到了,你不來就好自為之。」

  「這些事你打電話告訴我,不就行了嗎?」

  「我也只是順路才上來。」

  「順路?」我替她端來珍姐調好的冰Latte。

  「我找了份兼職,就在附近的芭蕾舞學校教跳舞,所以有空我會上來喝咖啡。」

  「你還會跳舞嗎?真看不出來。」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司徒靜聳聳肩。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