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十七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08/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FanPiece TV

#十七

  在我第三次咳嗽時,坐在我身邊的司徒靜問:「病了嗎?」

  「喉嚨很癢。」我說。

  「我上廁所。」司徒靜說,回來時卻帶了樽羅漢果水給我。

  我把羅漢果水接過來,開玩笑道:「下了毒?」

  「怕你惹我病了,我可病不得,你也快點好過來。」

  「怎麼了?」

  「去美國。」
  「什麼?」我以為自己聽錯了。

  「陪我去美國。」

  「送我一支羅漢果水就想我陪你去美國?我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你上次還欠我一束花呢。」

  「那我陪你去美國冒險樂園吧。」我笑着說。

  司徒靜卻毫無笑意。

  「去美國幹什麼?」我問。

  「我爸走了。」

  「走了?去美國?」

  司徒靜掐我的胳膊說:「我在跟你說正經事。」

  「那他去哪裡了?」

  「死了。」

  一陣沉默。我沒聽過司徒靜談起她的家人,也不知道她的爸爸在美國,我知道關於她的事情,少之又少。

  我問:「那是說,到美國出席他的葬體吧?」

  「對,你要不要跟我去?」

  「你媽也在美國嗎?」

  「她在香港,但她恨死我爸了,所以只有我去。怎樣?你要不要跟我去?」司徒靜又問了一遍。

  我又不是司徒靜的誰,出席她父親的葬體好像身份不對,但我斷然拒絕的話,司徒靜大概又會生氣,我只好婉轉地說:「可是我們兩個都去美國的話,就沒有人替我們簽到及交功課。去美國也不是一、兩天的事。」

  司徒靜似乎把話聽進去,不作聲。我問:「什麼時候過去?」

  「下星期二。」司徒靜說。

— — — — — — 

  司徒靜乘飛機離開香港的那天,珍姐宣佈了另一道驚訝的消息:「暑假後,這間咖啡店就結業了。」

  「為什麼?」楊悅臨婉惜地問道。

  「業主又加租,一倍租金,我得沖多少杯咖啡才夠交租?」珍姐有點生氣地說。

  「那麼,珍姐你有什麼打算?」楊悅臨問。相比自己的下場,她總是先關心別人的出路。

  「我會先放個假,之後再想吧。」珍姐淡淡地說。

  「在八月三十一號結業嗎?」楊悅臨問。

  「八月三十日。」

  「那麼我最後一天待在咖啡店的日子就是八月二日,我答應了何正豪過去英國一起過暑假。」楊悅臨說。

  「結業後我也會去一趟英國,不過那時候你們應該回來了吧?」

  我當下想到的是,相連着我和楊悅臨的那條線,將要斷了。何正豪回來後,我也不好到大學黏着楊悅臨了吧?我也不喜歡那三人行的畫面。我問楊悅臨:「你之後還會找咖啡店的兼職嗎?」

  楊悅臨搖搖頭:「可能會做私人補習。」

  「是嗎?那有空的時候我們再約出來玩。」我說。

  「好啊,我們三個人再約出去玩吧。」楊悅臨笑着說。

  看着楊悅臨那雙眼睛,我還是會怦然心動;可是從那雙眼睛裡,我也看出,她是鐵了心不會愛我的楊悅臨了。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要輸了。

  唉,沒信心是追女生的大忌啊。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