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四 | 再來一次,我還能把你追回來嗎?

講個故事你聽 於 20/1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四

我和楊悅臨在咖啡店認識,然後相知,相戀。我們之間的進程大概就是這樣吧。

如果何正豪沒來礙事的話。

楊悅臨和何正豪看起來很親密似的,常常自得其樂地低聲說話,大聲笑。好幾次我想趁機竊聽他們談話,可是楊悅臨察覺我走近時,他們的對話就終止了。

何正豪為什麼會跟楊悅臨親近起來?雖然何正豪也是唸中文系,但他跟楊悅臨應該完全不熟吧?至少我以前從未見過他們談話,楊悅臨也沒有提及過他。

楊悅臨上廁所時,我走近何正豪,拿起楊悅臨放下的毛巾,跟他一起抹乾玻璃杯,佯裝自然的問道:「你跟楊悅臨很熟嗎?我看你們聊得很投契。」

何正豪笑着說:「對啊,我們是大學同學。」這笑容……光看這笑容就知道你圖謀不軌!

「可是你們是怎麼認識的?」我問道。

何正豪有點疑惑:「因為我們是大學同學啊。」

我解釋:「我聽說大學每個學系都有很多學生,就算同一學系,也不一定認識,所以才問你們是怎麼認識。」

「哦,我們是在迎新營認識的,我們編在同一組裡。」何正豪說。

迎新營?對了,何正豪也有去迎新營,可是他並不是跟我和楊悅臨同一組的……

玻璃杯從我手上滑落,碰——的一聲跌在地上粉身碎骨,何正豪跟我說了些什麼後,到雜物室取掃帚,我卻愣在原地,久久不能作聲。

我恍然大悟過來,因為我沒有考上大學,也沒有參加迎新營,因此我本來在迎新營的位置,給何正豪取代了。

因為我下了一個不一樣的決定,事情發展有了輕微的轉變。

不論是楊悅臨,還是何正豪,都已經不完全是我那時候認識的那個人。

「余至銘。喂!余至銘!」珍姐叫我,我才回個神來,發現何正豪正彎腰掃走玻璃杯的碎片,珍姐說:「你讓開,方便何正豪掃地啊。」我才走開。

此時楊悅臨拿着一張白色的紙走近,說:「你好像還沒打卡。」我低頭看着卡上手寫上的名字,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我說:「你寫錯了我的姓氏,是『余』,不是『佘』,那一豎,要穿過去的。」

不管在那個空間,楊悅臨還是寫錯了我的姓氏。

「是喔?對不起。」楊悅臨迅速從圍裙口袋裡拿出原子筆,修改成正確的字。

儘管我們的身分變得有點不一樣,可是楊悅臨會寫錯的字,還是會錯;她喜歡的東西,還是會喜歡。

要追回她,我比何正豪更有優勢,因為我比他更熟悉楊悅臨的愛好。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