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草】 學生.同學.學長

4media life 於 06/04/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係睇更多精彩內容之前,不妨follow我們專欄的fanspage呀!
4 media life fb page

—————————————————————————————————————
學生.學長
「老師!我今早見到你!」他的嗓子其實好沉厚、好成熟,提起嗓子叫我的時候,格外精神好聽。不過,他自己能不能聽到呢,我倒不知道。我往往都要走到他耳邊,用點點氣力說:「T,你是何時看到我的?」他有一點弱聽。到底有多弱呢,戴上耳機後又會多強呢,到底他聽到的世界是怎樣的呢,我無從知道。只知道,我想在他耳邊說些話,讓他的世界多一點微震與微溫。

「我看見你走進學校門口呢,也看見你的背包好漂亮,是藍色的。」他總是看到更多東西。也許聽不得多,就必須多看一點。「T啊,你就愛留意女孩子的東西,什麼裝飾都瞞不過你了,上課倒沒見你這麼用心。」其實他是個好孩子,雖然有時打瞌睡,但也會盡量留心上課。「我還留意到你今早垂頭呢。不開心了?新到學校,不太習慣?其實他不用太緊張啊……」他會滔滔不絕的開解別人。關心別人,似乎是他的習慣。其實他不是一個小孩子。

又其實,他不時會看著我走進校門。我想否認也否認不來,因為我選擇了每天走進這裡的校門,當然,這包括了我否認自己有時不太精神、有時不太高興。往往,剎那間,我無法不穿越身份,沒法不穿越時空變回一個穿校裙的小女孩,特別有一次,當他說:「你們高不高興我看得好清楚,即使你們垂下頭我也會看到,因為我坐輪椅的。你今早是不大高興了吧?」我沒法不告訴他,對啊,老師緊張了,因為今天第一次守走廊,因為今天第一次交教學報告;我沒法當他是一個孩子,沒法不覺得他問候的嗓子舒服好聽,因為那是一位學長才會有的嗓子,在無依無靠的工作環境裡,我沒法叫自己不在這嗓子裡休息一刻。在他面前,我不得不是一個好老師,卻也沒法否認,他其實是一個學長。他的年紀其實比我大兩年。

如果,他和他那一班同學是所謂「正常」的孩子,如我,就會就讀「正常」學校的課程,如我,也早已步入職場,如我。應該說,因為比我年長,所以應該比我更早更早成熟。

同學.學生

其實,我和T是同行的。今年,我剛大學畢業,為自己選擇了這所肢體傷殘兒童學校作為體驗場;今年,他將會畢業,而其實他早已選擇一個工場,並且早已在那裡實習工作好一兩年了,預備以後在那裡上班和住宿。

我捨不得一種讓我開懷的大學生活,每個晚上都會想念大學遇到的人,然後有時哭一場;他捨不得就讀了十餘年的、照顧周到的學校,然後有時在學校哭鬧。我害怕工作不順、前途不善,晚上沒睡好,早上走進學校時,就會垂下頭來掩飾紅腫或者發黑的眼睛;他害怕自己一個面對工作,沒有老師,沒有同學,晚上應該沒睡好,所以上課垂下頭、打瞌睡。

有時,大家說T好大脾氣。間或不肯吃飯,間或說輪椅沒電不肯自行到工場體驗上班。然後,我會在他耳邊說:「老師陪著你的,真的,你正在經歷的,我也正在經歷……」他有時會覺得我的口才不及他好,算不得什麼安慰吧,於是繼續鬧情緒。不過,有時候,他會對我說:「好吧,我試試看。」他說得好大聲,精神而好聽,可能,是為了讓自己聽得見而說得大聲的。雖然,他有時會小聲的補充一問:「老師,都會好的嗎?」此時,我會認真的在他耳邊說:「T啊,你說,你和你的同學好嗎?老師剛剛畢業,出來工作就遇見你們了,你看,你們多好。會遇到的,會遇到對你好的人……」「好吧老師,我走嘍。」我看著他走出校門。似乎,因為老師走過這路,所以他也願意試試看。

編按:或許「傳承」指的,除了是知識,還有那份面對社會新環境的勇氣,老師和同學都要加油!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家長  學生  教育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