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語不潮

林平誌 於 01/02/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小孩子的玩具,有時候使大人迷醉。看着順應小女兒心意而買的爆旋陀螺在弧形的容器中爆旋着,突然就有種回到過去的意味,那種過去不是玩具,也不是回憶,純粹是那個「爆」字,就如不作為的政府那樣,無論市民怎樣爆粗、爆炸或爆燥,都是那樣無動於衷孤芳自賞,仿似正常應對災難的管治,就如潮語那樣不知不覺成為過去式。

黃藍是政見,爆旋是陀螺。兩個陀螺剛好是一藍一黃,發射槍是黃色的,把它們發射後在高速旋轉的比拼中,金屬邊框撞擊時發出噹噹的聲響,然後在一輪較勁後,很多時候都是黃色陀螺勝利。那可能只是代表了我的願景而已,在溫疫蔓延的嚴峻時刻,無論黃藍都難逃浩劫,黃色陀螺,也許只是轉得久一點而已。

滿腦子都是「林鄭呀,你戴返口罩啦!」網民的二次創作的確厲利,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後,許多人只能苦中作樂。潮語的存在,或多或少反映了特定的年代。「爆」字被用於許多生活的動態上,那些年與「喪」字同樣風靡。爆的意思有着超級之意,爆旋陀螺就可看出那個爆字的層次,換個名字如超旋陀螺,好旋陀螺,旋轉陀螺等,都沒有那種恰到好處。

即便現在已很少人用爆字作為口頭禪,例如已很少人說「請畀趣,呢個真係爆趣啊」,在某程度上代表了,爆字作潮語的時代,已逐漸陷進被淘汰的旋渦裡,再掛在口邊的人,可能已經沒有了一半頭髮。

還有一個字就是「喪」,記得十五年前中五的課堂上,中文老師有介紹過這字,印象很深刻的是他用了喪字配了很多詞,如喪玩,喪笑,喪喊,喪Hea,喪打機,喪溝女,但他說這些字全部不能用在中文寫作中,否則會被他喪扣分。現在的確很少人用喪字了,可能只是我比較少聽。

潮語難久遠,粗口永流傳。最近聽得最多最奮恨的話,是罵林鄭的粗口,不管是四十歲的大叔,或是十四歲的少年。看來粗口不會在時代的洪流中流走,相反是會一直傳承,無論時代怎樣更替,罵人的話如鑽石般恆久遠。

最多人用的字,與撚手小菜的其中一字,那個字的組合變化萬千,既有性別的指向,也代表了語氣的激昂。不過,很多學說指撚這字其實一直被人當成他字,而且發音不同,卻已約定俗成那樣成為粗口的代表字,至少部分人是這樣認為的。其實撚的出處連白居易的詩也有,《琵琶行》中的「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么。」,是用手搓揉之意。

想深一層,如是用手搓揉,那部分粗口的意境,卻又有着這層意思,如「你做乜___嘢」。我最近常聽到的一句粗口是「兒家全香港都唔___妥你啊,連警察都唔___鍾意你啊!」需要填充的兩個字,每人意會的意思,或會有所不同。

潮語會不再潮,粗口卻是世界通行的情感代名詞。面對此情此景,我們是要坐以待斃,讓溫疫蔓延到如the walking dead的光境,還是不停用粗口喝罵當權者,渴望得到一點回應?

到頭來卻只是得到無盡的排隊買口罩人龍,無良坐地起價的___樣,無恥的政府表現出的「唔___理你」,然後無論你喪鬧或者爆seed,結果也很難改變。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潮語  陀螺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PMYIFP
    PMYIFP 於 05/02/2020 評論 NO. 1

    乜用手搓揉得咁激昂。趣文。

  • Lam Kin Ping
    Lam Kin Ping 於 05/02/2020 評論 NO. 2

    想像到個畫面吧?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