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穿窄腳牛仔褲與黑色皮鞋的女子

林平誌 於 04/01/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啦啦,喇啦啦,喇啦啦啦。我聽見前方的女生在輕快地哼着歌,這旋律聽起來讓人舒暢愉快,能夠頃刻感受到她的心情,尤其在這沉鬱的日子裡,有如治療傷口的金創藥。除了她的哼唱外,我最留意的,卻是她那窄腳牛仔褲配搭一對黑色縫了金線,閃爍着皮光的皮鞋。總覺得這個穿搭穿出了一種令人讚嘆的味道,我很想知道那對鞋從何而來,甚至想找個機會,直接問她的歌,她的鞋。

Doo doo doo,爬進時間沙漏 十秒內看春秋 如此自由 再不想說然後。看着她,我想起林家謙的歌詞,那是《特倫斯夢遊仙境》,他很喜歡在歌裡加入春秋二字,像時光倒流一句話裡也有春秋。那個穿黑色皮鞋的女子,在起伏不平的瀝青路上走着,走在路的一邊,不怕車也不怕人,就享受着自己的步伐,享受着自己的哼唱。

我也跟着她,走在瀝青路,也嘗試哼唱,卻不是她的啦啦啦,而是Doo doo doo。對,自從林家謙在叱吒叱吒風雲時,我就更愛上聽他的歌。然而,我哼得並不動聽,甚至走音,甚至令她也回過頭來看着我。

她竟然是個沒有戴着口罩的長髮女生,有一對可愛的虎牙。塵世間不拘泥也不屈服於白痴口罩令的女子真的不多,我竟然遇見一個。而她的皮鞋踏在地上,發出滴答的聲響,一步一步地向着我,走近。
我頓時緊張起來,其實我不認識她,當然跟着她是純粹出於好奇,若她認真起來,可以隨時發難告發我。然而,她卻用迷茫的眼神望着我,我覺得她的眼睛是墨綠色的,不對,瞳孔是墨綠色才對。我差點想問她是否來自墨西哥,然而墨西哥的女生應該沒有綠眼睛。她對着我微笑,竟然首先開口,問我Doo doo doo是否在扮港鐵關門聲。

我被她逗樂了,展示手機中正播放的歌曲給她看。她一臉孤疑地望着我,眼神中有千百個問號。我說Doo doo doo就是這歌的其中一句歌詞啊,其實唱的時候是拉得很長才對,而我就傻瓜般在Doo doo doo。她說這歌很夢幻,很快學着哼唱起來,學着他的假音,很快就唱出動人Cover,有時像RU,又有點似鄧麗英,不是鄧麗欣或麗君,是麗英。

她很輕快地小跳步地繼續向前,也邀請我與她並肩而走。我沒有學着她跳,刻意前後腳跟在她身後,因我很喜歡看着她那窄身牛仔褲,有9分吊腳,露出腳踝,船袜,然後是那對手工極好的黑色皮鞋。那種節奏很好看,我把節奏形容為好看,是因為她整個人就是一種節奏,她很好看。

黑色皮鞋一直吸引着我的目光,她也留意到這點。她跟我說,心情愉快時哼歌,心情很愉快時唱歌。我想問她如何定義那個「很」,她卻笑我傻,若任何字詞都可以定義時,那還會存在煽動的可能嗎。她突然認真起來,令我有點害怕。

她直接問我,是否很喜歡她的鞋。我說是很欣賞,只欣賞穿在她腳上時的皮鞋,以及配搭窄腳牛仔褲時的境況。她哈哈地笑了一聲,說她不常這樣穿,只在想走在馬路上時才會,因為瀝青的黑和皮鞋的黑很相似,感覺很相襯。

我認同她的話,皮鞋要走在馬路上才顯出她的魅力。其實,我還想問她的歌是什麼歌,她的皮鞋在哪兒買。她卻加快了腳步,在馬路上奔跑着,與我漸漸遠離。

當我們距離幾米之時,她沒有作聲。當我們距離幾十米時,她突然大聲說,皮鞋是從一個博士的店中買的。
我思前想後,究竟哪個博士會造鞋,而且還造出如此亮麗的皮鞋。後來我看到一間店,其實那個字,可能是醫生啊,醫生與鞋,也許比較浪漫。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女子  特倫斯夢遊仙境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