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144
精選
140
推薦
63
訂閱人數
66
人氣排名
Charis Hung-Life

專欄簡介 rss 2.0

Charis Hung-Life

    編輯簡介

    Charis Hung 我深愛文字。 寫作於我而言,猶如呼吸。 也許, 我患上了一種名為「寫作」的強逼症。 想觀看我更多文章,請訂閱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charishung ...
    於 19/10/2020 發表

    第一次發現憤怒的真面目時,是在某個和母親一起拉紙皮去賣的晚上。 大概是中三、四的時候,有段日子媽媽和其他工友一樣,會把紙皮收集起來拿去賣,她一個人常常不能處理,於是我總會被叫去幫忙。 那時也會...

    於 16/10/2020 發表

    以前工作,有一堆case file同事會在簿面上輕輕用鉛筆寫上S字樣,意思是special case。 初入職的我戰戰兢兢,很快就明白這些人為甚麼被稱為「特別」。 有些人無藥可救,有些人無可奈何...

    於 14/10/2020 發表

    Y小姐看見我的Whatsapp狀態寫著「可能活著就是一種懲罰」,忍不住說:「咁扭曲嘅你。」 而我沒有告訴她,在她看見之前,我一直寫的其實是「可能活著才是一種懲罰」。 「才」帶有感嘆的意味,而「就...

    於 02/09/2020 發表

    如果可以,我覺得每個人人生都應該試著自住一段日子(結婚組織另一家庭或與另一半同居不算啊)。 合租也好,獨居也罷,都很不錯。 雖然從以前開始我已經覺得夠了解自己了,可是搬出來以後,擁有了更多直接面...

    於 27/05/2020 發表

    遠赴外國讀書的朋友有天問我:「你會唔會都考慮移民?」 我說:「移民離我好遙遠,我呢啲小市民,無嘢嘅,到時咪歌頌共產黨(笑喊emoji)」 他回我:「#講呢啲,你邊會做到呀,#你大我唔到嘅。」 ...

    於 21/04/2020 發表

    如果說,從前我們聽過太多被承諾所傷的痛楚,那麼來到廿一世紀的我們已然不同。 除卻政客以外,我們已不輕易承諾別人太多。 我們知道人的脆弱,體會世界的多變和殘酷以及,關於自己的無情與限制。 「做到的...

    於 03/04/2020 發表

    這是出自〈耀眼〉的對白,而我聽見以後就無法讓其輕易略過,想抓住細細咀嚼。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獨特的能力,當然有些人很厲害,有些人會平庸一點,可是過得好不好最終卻是取決於自己。 快樂很公平,並不...

    於 19/03/2020 發表

    以前,我從沒有想過自己有天會是個喜歡留在家裡的人。 在原生家庭時,我幾乎乎天天都不回家晚飯,一有機會就往外跑。 無論母親講甚麼,我都會催眠自己「過咗海就係神仙,忍忍忍」。 也不會定義自己是個內向...

    於 17/03/2020 發表

    你曾經覺得自己很特別,或是上天賦予了你特別的任務嗎? 只是成長以後不得不承認,自己不過是個隨處可見的凡人。 我是從來沒有這種慨嘆喇。 小學時,我幾乎年年考第一。 並沒有特別勤力,就只是考試前...

    於 13/03/2020 發表

    話說今年年初四時,約了一班好友食盆菜。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吃盆菜,有點小期待。 沒想到前一日卻得悉其中一位好友剛自內地回來,還是乘搭高鐵。 當時武漢肺炎正在發酵,未到現在的田地。 口罩緊張但仍未...

    於 11/03/2020 發表

    偶爾出門,會看見很多店鋪都在拍烏蠅。 一想到那些租金、人工、燈油火蠟都是固定成本,無從節省,每過一天就代表支出與收入距離又再拉遠,實在讓人戰慄。 上網看見一些Freelancer group也在...

    於 09/03/2020 發表

    小時候,父母不可靠,老師曾是我仰望的天空所在。 這樣說,希望各位不要誤會,以為我看不起父母或是覺得父母沒有用之類。 我不知道小孩子是不是在那樣的年紀已有「鄙視」的概念,反正我當時沒有。 只是傻傻...

    於 07/03/2020 發表

    關於死亡,最早的記憶大概可以追溯到幾歲時。 不知哪個混蛋騙我,說吞下口水會死掉啊。 現在想來當然是無稽之談,可是幾歲是會相信母親說手指月亮會聾的年紀。 於是當年做了個很噁心的舉動,我拿著一張紙...

    於 05/03/2020 發表

    2016年,我曾租借過工廠一個小單位一年,大概100呎(?),總之是一眼望見的長方形。 算是正式搬出來的前哨戰,也想看看自己是否能負擔得起每個月的固定租金。 當然,你說錢銀這回事,不是計算一下就...

    於 10/02/2020 發表

    我其實差一點忘掉自己曾那樣活著。 與人保持距離,無論再投入某個自己卻總站在圈外以局外人身分旁觀整件事,自己成為自己的旁白,以別人聽不見的聲音細細剖析人和事的脈絡。 熱情地笑著,但冷冷的。 不了解...

    < 1 2 3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