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問題是癮?

我想問問題。
其中一個想法,
就是我對我裏面抱持的想法,
我抱著一點不清晰,
或認為它真實的模樣不應該是這樣。

我想知道,
我裏頭的一個小汽泡,這個想法,
它裏頭有多少個更多的小汽泡?
我用一枝幼而尖的竹籤,
好像幼細而銳利的心思,
觸碰著這些想法。

說是觸碰,
倒是一個太溫柔的說法。
用一枝尖細的竹籤,「觸碰」汽泡。
不把它插穿、擊破,
難度很高吧。

跟以前用腳踏汽球一樣,
有時似乎越踏越過癮,
這個過程,就似是一種癮。
究竟我要踏汽球?還是要藏在汽球裏的紙?

問一個問題,
究竟想知道細節,或是想劃破想法的假像?
想法後面,藏著什麼呢?
或是問問題,我想那個想法變成什麼呢?

全在我裏頭發生。

汽泡接著汽泡,
一個一個問題接著又接著被劃破,
裏頭的畫面不斷轉換。
是汽泡狀的五稜鏡,光線在汽泡的弧面中穿梭反射。
你見到不同的畫面,
又見到不同的畫面一直轉變。
鏡邊的微光中,又閃出跟前一秒截然不同的畫面。
只是,
原來是我的眼睛不斷晃動。
我又看到微光的邊緣。

是我的眼睛看錯了嗎?
汽泡一直是這樣?
還是光線碰巧折射了,
我一直看不到在我眼邊的微光?
但晃動一下眼睛,又會看到?

晃動一下眼睛,
那道原本射不到眼睛的微光,
似乎跟汽泡其他的弧度不同。
你見那個位置,是薄一點?是厚一點?
似乎是一道光譜邊緣的藍光,
但你想,汽泡會在這個位置被劃破嗎?

於是,
問一個問題,
似乎我又像玩弄一個把戲。
一個猜猜汽泡會不會爆破的把戲。
就是拿著問題的竹籤去碰觸想法的特異點,
看看它會怎麼樣。

旁人看,
這是一種癮,
他們問:「為何你要這樣做?」
追求刺激?
喜愛汽泡表面不同的畫面?
想知道汽泡裏頭有沒有一張紙條,裏頭寫著「這就是答案?」
還是,
想知道汽泡是不是真的,
裏頭不只有一條紙條,有別的東西?

我能答到嗎?
似乎我答不到這個問題。
我怎麼能知道一些我現在不知道的事呢?
似乎唯有試一試。
我拿著一枝鋒利的竹籤,
才能知道汽泡是什麼,汽泡裏頭有什麼。

但當我的竹籤劃破汽泡的時候,
我知道裏頭的東西應該屬於我的。
我身上繫著皮袋,等著盛載汽泡裏頭的東西。

你能待著,看我逐個逐個的劃破這些汽泡。
或者,你能跟我搶一下汽泡裏頭的東西。
但是,我倒對未來有點失望。
你應該沒那麼多耐性,
看我上了癮似的,
拿著竹籤逐個逐個的,碰汽泡一下。
很悶的嗎?

嘻,我倒有點興奮。
不如你拿竹籤試試,
不要只疊起雙手看,
很悶的。
悶點,
或許是你沒有體會過程中抽動身體的樂趣,
或許是你對汽泡內的東西沒有期待?

或者,
你讓我看看你裏頭一個個汽泡,
那一個個想法,好嗎?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v4DvdRhLvrY/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延伸閲讀: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筆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