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言喻

帶著武器的農夫,從家來到城門口。
殊不知,城牆邊的守衞都有武器。
當農夫的武器接近城牆,
守衞的武器就震得嘶嘶作響,
彷似武器之間嘶叫,對外來的武器作出抗議。

刀鋒斜對兩邊。
那種氣場,刀鋒上不斷震動,
城牆外白沙折射出的光線,
不斷被刀鋒的鐵刃反射出去。
刀鋒震動,白沙的光不斷被打回,
射到城牆上,射到空氣上,
就只差未射到農夫的武器上。

農夫多走一步,手上的武器劇震。
農夫的手指頂不住,手上的鐵器就掉到地下。
這把鐵器一碰到地下,
它震動著白沙,白沙又把它推起。
一段的軌跡好像蛇一樣,
伸出舌頭,就要撞到守衞的武器。

殊不知,
守衞的武器未等農夫的鐵器挑釁,
它已經衝到地下的白沙上,
要跟這條蛇糾纏。
兩把武器一撞起來,
你以為鐵器間會有火花撞出來?
白沙在兩者碰撞的一瞬間,
就把這兩把武器拉到地底,
好似有意識的流沙一樣。
但武器下地後,白沙的地面又回復如同之前的堅硬,
跟什麼都未發生過一樣。

農夫的目光不夠白沙的光芒銳利。
手上的鐵器被地面奪去,
掌心自然忙著,想在湍流的空氣抓到一些東西。
他的手一抓,就變成了拳頭。

只是對面的守衞在後面拿出一把鐵器,
一枝帶鐵刃的長槍。

白沙今次不以為然,地依舊堅硬如昔。
農夫的腳步踏前,
卻深怕引得長槍來纏鬥,
就把農夫拉走,離城牆越來越遠,
離開了白沙地,進到森林的深處。

森林深處的地,
是乾掉的泥,插著一枝枝的箭。
農夫抬頭看,只見一團雨雲飄遠,
想必是下過雨。

農夫望向地下,
忽然恨不得要取回他那枝武器。
他在地上抽起一枝箭,就往泥地忿忿不平的插下去。
只是地傳出吼叫,把雨雲叫回來。
雨雲似有意識的,要把口裏的烏氣吐出來,
就吐出五六枝箭,射向農夫的腳前。
箭插在農夫的腳前,但農夫的心已慌了。

腳又把農夫拉到後面。
腳一直跑,一直跑,絲毫不敢停下來。

農夫的眼不敢向後望,
但他的耳又聽到地傳來另一陣吼叫。
他抬頭看,只見一陣箭雨在他頭頂,
好似未落到地的雨一般,就只差未下到地上。

農夫的腳快不過箭,
但今次箭沒有射在他的腳前。
箭雨直衝向城牆前的白沙地。

白沙地的沙子翻滾作響,伸出深淵的舌頭,
引來守衞的長槍,和天上的箭雨。
白沙地嘶叫,泥地吼叫,
一陣巨響中,白沙地把長槍和箭都拉到深淵。
地,又回復堅硬,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農夫,今次又停在城牆前。
他的手很慌張,但不敢再抓什麼。
守衞失去了他所有的武器,但又不知可以抓著什麼。

農夫和守衞靜靜對望著。

後來,
城牆的磚頭移開了,把城門露出來,
城接待了她的頭兩個訪客。
一切從農夫和守衞看來,都是無法言喻的神奇。

#Stepasidehk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QMDap1TAu0g/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故事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