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重,我的同理心


談及同理心,感覺總是很美好,只是有時有點揪心而已。

美好... ...

同理心,
這個詞在我認識的圈子當中,本來是一個專業名詞。
但當年紀大起來,
這個詞卻不知不覺覺變成大家口頭的用語,
談及自己和自己的心。

用同理心談自己,就是希望別人體諒自己。
畢竟同理心是一種移情作用,
叫別人站在自己的立場去感受。
我們說完自己的困難、自己的需要之後,
目光放在別人,很多時候不是等別人說一聲「嗯」,
更希望別人說到自己心裏的感受。
是一句未說出口的說話,
甚或是我們腦海中都還未飄過的話。
只等你說一句我心底的話,
我回一句「嗯」似乎就把彼此連繫在一起。
因為我們共享著相同的感受,
沒有分得那麼清楚「你」和「我」,就是大家連結在一起。

用同理心談自己的心,
因為我們不只希望別人理解自己,我們都想明白別人。
有時我會想,為何我們會想去明白別人呢?
有時我都不知自己接觸別人的動機是什麼。
因為每次都好像有點不同。
是留意到別人的需要?
是因為別人的反應跟自己一樣?
是人與人之間總是有某種相似,叫我們彼此相吸?
還是別人的口已經呼求呢?

有時,想自己的動機,總是事後回望一下。
到做完時,回想一下,
歸結出一個原因,去整理自己做這件事的意義。
但有時,因為同理心而去做的事,
到後來回想,當刻其實沒有原因,
只是一種因別人而有的相吸,自己將自己的感情放在別人身上,
令自己行動。

有時無法判斷這些事情理性與否。
人和人的相處,那些動機,
有時候不是一張張寫着動機的紙牌,
大家看着自己的手牌出牌。
有感情的隨意,不是一種想很久,判斷哪樣做才好的方法。

富有感情的同理心叫我們和人的關係親密一點。
我們感覺明白彼此,於是我們找尋到跟自己相似的「別人」,
並稱他們為朋友。

揪心... ...

我們選擇朋友,
同時令我們不能選擇全部人作為自己的朋友。
我們選擇放一點時間在某人身上,
自然不能把時間放在其他人身上。
原來,我們的同理心有一點選擇性。

我們選擇同理自己的朋友,但無法同理和別人相差很大的人。

相差——身處的距離很遠,我們的同理心已經不同了。
面對距離不同的人,自己的朋友,和遠方經歷苦難的人,
我們可以放很多同理心在自己的朋友身上,
卻對遠方的人,那個活生生的人,無感。
只因為他在遠方。

又或許,
我們當年看到日本地震的時候,
核電廠洩漏,成千上萬的人無家可歸,
我們當日將同理心放在這些遠方的人身上,
卻沒有留心在都市裏頭我們的朋友。

至少,
我們的同理心可以放在很多人身上,
卻不能平等的對待每一個人。

相差——或許人變成一堆數字的時候,我們又投放不到同理心。
以前,我們見到電視機的患重病的小孩,我們會願意捐出日用錢給她,
就只為她有一絲機會可以痊瘉。
但從小到大,
我們不知道身邊有千千萬萬的人在病患和苦難中嗎?

談愛滋病,我們聽到一大堆的數字。
談飢荒,我們聽到一大堆的數字。
談以巴戰禍,我們聽到一大堆的數字。
我們在意過飛彈的多少,聽過過千的人死亡。
但我們卻不能投放一個小錢,甚至有時對這些活生生的人無感,
只因她們變成了一堆數字。

一堆數字的出現和消失,
是一堆活生生的人生命消失,我們的目光停留一瞬,
卻是過眼就把她們遺忘。
自己放到一點同理心在他們。
但過眼而去,
我們的同理心就似乎在一瞬,
隨着她們生命的消失,同理心都消失,
暫時看不見了。

同理心似乎不是我們說的大愛。
若只是單靠我們感受別人多少,
而選擇幫助別人多少,
我們的同理心似乎很快就用完了。

有點感歎同理心的微小。
我們的日常中,這些微小的感覺支撐著我們和朋友的關係,
雖然我們是何等微小軟弱,
但當我們願意將同理心放在別人身上,
這些時刻又是何等珍貴呢?

珍重,我的同理心,我的心。

#思緒筆記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SZYreZsJ-f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