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二)

作家離開了樹洞後,
後續,是一個寛恕的故事。

樹洞裏的事,固然很深刻的,在作家裏面盤旋;
樹洞外的事,依舊藏在作家裏面。
可以把它們藏在兩個地方,
一是仍然留在作家裏面,
二是把它們變成墨水和紙張,藏在故事。

作家被他腦內的湍流牽引。
他並沒有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作家裏面用心和沉默,消化他遇到的故事。
慢慢地,他的腳步被帶到那個雜役的身邊。
雜役記得作家,大聲呼喝作家,叫出他的名字。

雜役呼出一句:
「幫我寫一個故事。」
整句沒有用上「請」、「勞煩」、「謝謝」等等的字,
總是令人感到不耐煩,或感受到一點不禮貌。

用一句沒什麼用的說話,
就是指罵一下雜役,開啟大家對罵的時間;
或是走離開這條街,說一下閒話,
慢慢令雜役身處的這條街越來越少人。
幸好,這些不是作家的選擇。
壞事沒有發生。

作家知道,雜役想表達的,
是想要一個故事,不是將口水散落塵土的閒話,
或是筆上不值一提的留言。
雜役想要一個故事。

作家寫的故事,跟我們想像的故事不同,
是真實,不是杜撰的故事,
不需要過多的想像,亦可以說出值得記念的事實。
他存記別人傳來傳去的故事,
也聽故事主人翁口裏傳出的故事。

雜役想要一個故事,
於是他首先開口說出自己的故事。

故事從以前說起,
從雜役為何成為一個雜役說起。

「 雜役是每天被人使喚辦事的人。
但我不是沒有夢想,以致成為一個雜役。

曾經,我在國王的書墊讀書,
成績不錯,一心想求個一官半職,服侍人民。
但仕途不怎麼好,就流落做一個雜役。
薪水很好,只是每天被人使喚。
近來要在街頭派飯,來這個貧窮的地區派飯。」

「那麼,不就是你最初想做的事嗎?
當個官,服侍人民。」
「是,但是這裏的人很討厭。
貪得無厭,起初幫助他們做多點,
之後就什麼都找你。
他們想到一個點子,就找你談談,
問一下可否幫忙。
東西越來越多。
偶而不幫忙的話,
就放閒話,說你變了,不喜愛工作,
沒有工作的熱情,脾氣差。」

「人總是喜歡一個熱情好鄰居吧。」

「我已經做到最好了吧。」

「那麼,那麼結果不就是最好的嗎?」

「應該是最好了。但只是有點人貪得無厭,令事情變壞了。」

「懷著好脾氣,客氣一點拒絕他們,
說一下自己的難處,不就可以嗎?」

「他們不會容讓你這樣做。
說自己的難處,就會拿你的難處,跟別人的去比較。
目的就是說,你的難處,跟他的要求比較,
是他的要求比較重要。
很討厭。」

「那麼,大家的語氣變得越來越重?」

「或許是,面對面就吵鬧一番,不見面就說閒話。
語氣變得很重,似乎街上最吵鬧的就是我們。
其他人靜悄悄一點倒顯得正常。
不可能吧?」
「什麼不可能?」

「見到這樣貪得無厭的人,
難道沉默是正常?
吵一下,洩一點情緒,
旁邊的人倒像約無其事。
沉默、冷漠,讓他們繼續貪得無厭,
就要是這樣吧?!」
「或許這樣吧,
我們說了這麼久,似乎已經驅走了沉默。
可以讓我替你寫下一個故事嗎?」

「你要寫一個怎樣的故事?」

作家沒有再用唇舌回答雜役問題,
他只是握起筆,
一邊寫下每一個字,一邊將故事朗讀出來。

「從前,故事總是由從前說起。
街上的一個人,他自白自己的故事。
在書墊,他的成績不錯。
他想求個一官半職,服侍人民。
直到他來到一條街,一條貧窮的街,
成為了最喧鬧的一個。

街上喧鬧的人,
他們吵什麼呢?

似乎吵的是,他們心裏的說話︰
我希望你能幫忙我,
就是我已經沒辦法,要求你花點時間幫忙我。
另一邊,吵起來︰
我倒受不住了,就是我也需要一點幫忙。
我會難受,難受到幾乎不想再幫助我眼前的你。
我給你一點東西,你就走吧。

只是,
聲音到了嘴唇,
倒變成了一句句簡單利落的說話︰
你走吧……你就不幫助我嗎?……
對。拿點東西就走吧。……你說什麼?!

不用說的是,
街上吵得很,聲音此起彼落。
旁人看他們脾氣很差,但又不會驚訝。
他們又總是聚在一起。
說是吵吵鬧鬧,但又總是吵吵鬧鬧地聚在一起。

他們不曾討厭這樣的吵鬧?
還是貪圖吵一頓的滋味?
說不準吧,只知道他們找對了人去吵罵。
但是他們吵罵多,倒是傷了點感情。
他們罵討厭的東西,
慢慢地,都把聽他們說話的人罵成討厭的人。

有一日,
一個作家走到這條街上,
問了他們一個問題︰
不如,你們罵人的時候,
不要加上你或我,不要加上人名,
好像詩篇一樣,不帶一點敵意,
就罵出你們最討厭的東西,痛痛快快的罵一頓,
好嗎?

他們罵,痛痛快快地罵,
把他們最討厭的東西都罵上一頓。
是他們討厭的說話、討厭陷入的情況,
討厭拒絕人,也討厭被人強逼要幫忙。
討厭他們被不公平對待,被逼在街頭喧鬧一番。
討厭那種無以名之的忿怒,
把他們搞得隨性地口水亂噴。

他們罵完之後,
有一個人抄下這些歌詞,
歌詞是一首說上討厭、說上忿怒的詩篇,
一首痛快的詩篇。
演奏的是吵鬧的人們。」

作家收筆,
把故事遞給雜役。
這一刻,街上充滿著沉默的人們。
只是沉默不再變得討厭,
反而在痛快的詩篇前留了一點白。
他們沒有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沒有人說過寛恕的話,
但故事寛恕他們了。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XUZ74NezsMI/
https://unsplash.com/photos/ots0EOYuGtU/
https://unsplash.com/photos/-FVaZbu6ZA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筆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